科学普及应该站在“创新”的对立面

科技周定位于“群众性科学技术活动”,旨在提高全民科学意识和科学素养,在形式上基本上是一系列科普活动的集合。科学普及与其着眼于创新,不如立足于守旧,应该理直气壮地站在“创新”的对立面,侧重于科技的历史而非前沿。

二十四节气,不应被遗忘的“记忆”

春末夏初的夜晚,走在街头,微风调拌着断断续续的香气送入鼻孔。

应对气候变化可否另辟蹊径?

2016年10月,世界气象组织发布公报,2015年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浓度首次达到400ppm。

地球人都要有灾害意识

谢和平强调,尽管灾害不可避免,但可以通过增强人们的防灾减灾意识,做好防灾减灾和应急管理工作,把灾害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科普需以实践体验为依托

这既是全面普及科技知识、体现科学固有价值的需要,也是提高实践体验比重来拓展科学普及成果的需要,二者相辅相成。

“民科”有所不知,科学探索无“捷径”

从牛顿开始,物理学成为可以定量计算的精确科学,它的定律基本用数学公式表示,可以给出与实验吻合的计算结果。

科研经费使用为何问题频发

一边是大额科研经费屡被挪用,为数不少的科研负责人因虚列支出被定罪,引发社会的高度关注;另一边,科研人员也在叫屈,经费管理过于僵化,经费下发滞后报销繁琐,这种“有心无力”也加剧了种种乱象的滋生。

科普要从年轻医生抓起

通过培养年轻医生对伪科普的识别能力,也提高了年轻医生反驳伪科学的能力与习惯。

“塑料大米”的谣言可以休矣

用塑料制作大米,再逆天的技术也达不到。毕竟,大米和塑料相差太远,即便造假也无法以假乱真。

人类文明的推动要技术,更要科学

近年来,很多科技大咖、投资人、企业家在谈科学的时候,都有一个非常自豪的说法:你看我做人工智能、做芯片、做DNA测序检测,这就是做科学

美国医生为什么不会被大面积撤稿

《肿瘤生物学》期刊107篇来自中国作者的论文被撤,有人提出一个问题难住了我:“据说考核和指标的压力,国内国外都一样。在美国一家肿瘤医院从事研究的科学家荣永琪告诉我:“被发现的话,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真实,所有科学俱为谎言

4月20日,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发表声明,宣布撤回旗下《肿瘤生物学》期刊107篇发表于2012年至2015年的论文。相比于近年来中国科研取得的成就,107篇被撤稿的论文或许只能算是微小的石子。

吴以岭院士:环保责任应郑重摆在企业面前

从大气污染到水污染再到土壤污染,我们的生存环境正遭遇严重的挑战。针对这一现象,要把“企业如何承担环境保护的社会责任”这一课题郑重地摆在企业面前,同时加大违法排污处罚力度。

何为科学家

朝鲜导弹试射失败是有意为之?

在朝鲜有惊无险地过完“太阳节”之后,4月16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开始了自己为期十天的亚太之旅,首访国家就是风口浪尖上的韩国。朝鲜也为彭斯送上了一份特殊的“见面礼”——在彭斯的“空军二号”专机起飞后不久,就接到了朝鲜导弹试射并且发射失败的消息。

从土卫二“爆红”说起

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航天事业不仅仅代表着美国科技的强大与先进,更是彰显大国地位与打造国家形象的有力工具。

应试教育为何大行其道

衡水中学肯定有不足,甚至问题不少,也必然存在应试教育的问题,我们有权力去批判,我们也相信很多批判者是为了推进中国教育的进步。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应试教育,绝不是教育部门一家就能解决的,更不是打倒衡水中学就能解决的,也不是改变高考录取中衡量人的尺子就可以解决的。

美研制出寨卡病毒快速检测工具

《科学·转化医学》杂志近日载文称,美国科学家研制出一种快速、高灵敏且便宜的新型检测工具,可更有效地追踪寨卡病毒的传播。

院士该不该做科普

科学普及与科技创新,是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两翼,两者缺一不可。

科学传播需要更好的公众对话与参与

前不久,阴阳五行能否写入“基准”的辩论引发了很多人对科学的讨论和关注,而不论这种辩论是否能得出共识,但是至少可以激发公众对科学传播的热情,当然不同的人和机构对科学传播有着不同的界定

了解“二十四节气” 懂得顺时而生

有关节气的介绍往往仅止于天文、农业、养生等专业常识,而余世存的书却从中拓展开来,将节气等自然变化进行了文化的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