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谈科论普】我们需要用科学来指导科学传播
首页> 科普频道> 科普评论 > 正文

【谈科论普】我们需要用科学来指导科学传播

来源:光明网2021-07-02 11: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王大鹏

  应该说,“科学传播”(science communication)一词属于某种意义上的舶来品,因为先有了英文的这个词语,而后经国内学者的引进和翻译而流行扩散开来,并逐渐成为了与“科普”这个词汇并行存在于使用的一个词语。当然随着国内科普实践和理论研究的不断演进,这两个词汇很多时候也同时出现在与科学大众化有关的场景之中(二者之间的差异不是本文所论述的主要指向,因而在此处不做详细区分)。

  实际上,自科学诞生以来,甚至是在科学并未建制化,科学家并未职业化之前,对科学进行普及和传播这一现象就已然出现了,毕竟科学家(scientist)一词直到1834年才被惠威尔仿照艺术家(artist)、经济学家(economist)等词语“杜撰”出来。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科学传播这一现象的关注,尤其是从理论上行加以研究的历史相对较短,至今也不过40余年的时间。而恰恰是这短短的40余年,人们开始从理论的视角对科学传播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以期能够找到一些普遍性的理念和方式方法,虽然其研究成果往往还是出现在专业的学术期刊上,但至少已经表明研究人员希望把科学传播当作一门学问来对待,而不能仅仅依靠直觉。

  当然,截至目前为止,科学传播在某种意义上仍然没有完全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只不过它正在从隐学走向显学的道路上。这既带来了一定的机遇,也呈现出了不少的挑战。机遇在于我们可以从多种视角去探索和研究这一项“边界工作”,而挑战则是我们一时难以为科学传播确定边界,从而也出现了某些怪现象,比如借科学传播之名头而做非科学传播之实践的行为等。也正因如此,对科学传播这门学科的未来发展方向(如果称得上是学科的话)之探讨则更加紧迫。

  自2012年起,美国科学院陆续召开了三次“科学传播的科学”(Science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研讨会,首次提出了“科学传播的科学”这一理念,随后《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出版了前两次研讨会的“科学传播的科学”专辑,出版了《有效的科学传播:研究议程》一书,牛津出版社也出版了《科学传播的科学研究手册》(The Oxford Handbook of the Science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该手册从六个部分探索了科学传播的科学,分别是综述科学传播的科学、在以攻击科学为特征的情况下找到并克服科学面临的挑战、对科学进行传播的失败与成功之处、精英中介在传播科学中的作用、媒体在传播科学中的角色,权力和危险以及克服在极化的环境中传播科学的挑战。从历次研讨会,出版的系列成果来看,研究人员认为,科学不是铁板一块。科学的各个方面,或者说被传播或被辩论的科学的应用是科学本身性质的一种功能/函数,科学或它们的社会启示以及有关新兴科学的社会动力机制使得这种类型的应用得以成为可能。传播是一个过程的必然组成部分,这个过程就是描述科学发现的特征,让科学家对科学发现进行参与,以及同决策者和不同公众分享这些科学发现的过程。

  自这一新提法出现以后,很多研究人员把焦点也放在了“科学传播的科学”之上,并且出现了一些相关的理论成果,比如6月25日-26日,欧盟召开了未来的科学传播(Future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会议,与会者讨论的科学传播的科学这一理念的需求和目标,以促进研究与实践之间的合作,同时让科学传播触达目标受众等;再比如,曾担任澳大利亚科学传播者(Australian Science Communicators)主席的科密克(Craig Cormick)在其新近出版的著作中就直接以科学传播的科学为标题(The Science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The Ultimate Guide)。

  诚然,如果从纯理论研究的视角来看,这个理念有换汤不换药之嫌疑,因为研究人员当前关注的主题和领域依然是之前一直所关注的,比如科学家对科学传播的参与,科学的媒体化,公众参与科学与公民科学项目,科学家与(新)媒体的关系,科学与社会的融合,等等。但是,我们不能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学者和从业者开始关注到,这一实践需要理论的指导,它本身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科学”,而且通过研究,我们是可以发现这其中所蕴含的规律、模式和方法的,同时这些发现也能够有效地指导相应的实践,从而“相得益彰”,互相促进。

  相较于国外的研究进展,中国,无论我们称之为科普还是科学传播,都有着广阔且丰富的实践,是一个值得深入发掘的“富矿”, 国内的从业者,无论是理论研究者还是实践者,都努力从事着相关的工作,力求做出一流的成果,推动理论与实践的发展。日前国务院印发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2021-2035年)》,提出了包括科技资源科普化工程、科普信息化提升工程、科普基础设施工程、基层科普能力提升工程和科学素质国际交流合作工程在内的5大工程,这既为科普和科学素质工作指明了方向,也必将进一步丰富我们的科普实践,为相关研究提供丰富的样板和经验借鉴。

  7月9日,以“科学传播关乎人类未来”为主题的首届“赛先生”科学传播苏州论坛也将在苏州举办,相信经过与会专家与学者的研讨,必将产出富有中国特色的科普/科学传播理论,推动学科的发展,形成富有中国特色的科普学/科学传播的科学。

  (作者系中国科普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

[ 责编:张蕃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春风”送岗位 援助暖人心

  • 赶订单 生产忙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与此同时,还要集约牵引,做大增量,进一步提升煤炭等化石能源的综合利用率。生态优先、节约集约、绿色低碳的原则贯穿党的二十大报告,这是站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度谋划发展的鲜明体现。
2023-02-02 09:52
业内专家认为,这次中外联合成功进行“火星日凌”研究,得益于“天问一号”“火星快车”探测器射电遥感观测方法的高灵敏度,以及多站联合观测具有的高时间分辨率、高空间分辨率优势。
2023-02-02 10:13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存储尤为关键。
2023-02-02 10:07
2014年,研究团队使用不同激光,制造出了仅70厘米的空气波导,他们此次利用甜甜圈状激光束,将空气波导的长度增加了近65倍。
2023-02-02 10:06
当预准直单元支架上磁铁的就位精度好于30微米后,设备将被运往储存环隧道安装。
2023-02-02 10:01
1月30日,由中科院大学国家前沿科技融合创新研究中心主办的“2023前沿科技融合创新”研讨会在京举行。
2023-02-02 10:01
重达23.5吨的越野底盘运输系统来自江苏徐州,灵活的“外骨骼机器人”来自上海,电磁脉冲枪等一大批特效道具来自深圳及周边……正在热映的电影《流浪地球2》向世界展示了将科幻梦想变为银幕现实的中国“制造”与“智造”。
2023-02-01 09:55
消费者想吃何种味道的西红柿,种植者就能把它种成什么味道。
2023-02-01 10:39
开工首日,年味尚未完全消散,位于广东省深圳市坪山区的中集物联研发试验基地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2023-02-01 10:15
龙口的另一传统支柱产业——汽车零部件产业,也不断用科技创新推动产业迭代升级。
2023-02-01 10:13
1月28日,新疆交通建设2023年度第一次推进会召开。与乌尉高速穿越天山不同,正在施工的那(那拉提)巴(巴仑台)高速则呈东西走向,“伴行”天山。
2023-02-01 10:09
近日,由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奶牛种业创新团队培育的“克隆奶牛”在宁夏灵武出生,实现了千里之外的超级奶牛在异地“重生”。
2023-02-01 10:00
冰岛的一家地热发电厂。冰岛近90%的供暖来自地热发电厂的热水,只有少数独立建筑仍使用燃油锅炉。
2023-01-31 10:13
美国耶鲁大学一组研究人员开发出首台芯片级掺钛蓝宝石激光器,这项突破的应用范围涵盖从原子钟到量子计算和光谱传感器。
2023-01-31 10:11
近日,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零碳乡村数字化能源管控平台正式上线运行,“源网荷储”配电网一体化智慧能源管控平台正式接入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海东供电公司智能化供电服务指挥系统。
2023-01-31 10:10
当下我国充电桩与新能源汽车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换言之,现在我国的充电桩数量充足,但问题是新能源车主“找不到、用不上、充得慢”。
2023-01-31 10:08
黑河市郊红河谷寒区试车场,零下30多摄氏度的极寒气温下,一辆辆待试新车贴着黑白相间的伪装车衣,正在冰湖上疾驰,车轮卷起阵阵雪雾。
2023-01-31 10:05
安阳将进一步实施绿色低碳转型战略,在绿色转型中实现高质量发展,描绘出天蓝、地绿、水清的新画卷。
2023-01-30 10:33
“嫦娥”探月,“天问”探火,建成中国人自己的“太空家园”……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航天事业发展进入“快车道”,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
2023-01-30 10:22
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小学生在阜溪街道郭肇村乡村农耕博物馆观看传统农耕工具。
2023-01-30 10:2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