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谈科论普】错误的科普与不科普,哪个更好?
首页> 科普频道> 科普评论 > 正文

【谈科论普】错误的科普与不科普,哪个更好?

来源:光明网2021-07-20 17:1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王大鹏

  著名的地质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嘉麒曾在一篇有关科普的文章中提出一个论点,那就是科学性是科学普及的灵魂。他认为,“科学性是科普作品的内涵,是科普的灵魂。如果科学性出了问题,即使表现手法再好、艺术性再高、趣味性再强,这样的作品也是不合格的,甚至具有欺骗性。”也就是说,科学普及首先要把科学性放在第一位,当然这里的科学性不仅仅是科学知识,还应该包括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等。而如果丧失了科学性就会导致“有普没科”的问题,当然这也是“科普”一词的泛化所带来的问题,比如我们经常可以在网络上看到本身跟科学(包括社会科学)并不强相关的话题(比如明星的穿衣搭配)被贴上了科普的标签。

  在日前举办的以“面向“十四五”的科学传播能力提升”为主题的2021年度科学传播专家团队高级研修班上,妈咪说科普创作人周哲提出了一个科普的“不确定性原理”,他认为做科普既要保证通俗,更要尽量严谨,需要在二者之间寻求某种平衡,不能顾此而失彼。就像有人对科普书的评价一样,“科普书很难写,往往会在对普通读者的晦涩与对专业背景读者的无聊间摇摆。”他仿照量子的不确定性原理公式杜撰了一个科普的不确定性原理公式,即△通俗△严谨≥C。

  之所以提到上述两个例子,是想在这里讨论一个问题:错误的科普与不科普,哪个更好?

  直白地说,科普就是利用各种传媒手段以浅显的、通俗易懂的方式,让公众接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知识、推广科学技术的应用、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的活动。实际上,科学普及是通过社会教育的方式使得科学技术大众化、社会化。或者我们说科普就是为了提高公民的科学素质,而根据2021年6月3日国务院印发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2021—2035年)》,“公民具备科学素质是指崇尚科学精神,树立科学思想,掌握基本科学方法,了解必要科技知识,并具有应用其分析判断事物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但是如果科普没有弘扬科学精神,没有彰显科学思想,没有倡导科学方法,没有传播普及正确的科学知识,那么这样的科普就是错误的,不仅不利于公民科学素质的提升,反而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因为我们都知道,人们在看待问题上具有先入为主的倾向,而一旦这种倾向变成了心中的立场和固有认知,并且依赖某些信息对这些立场进行了强化之后,再次扭转将会十分困难,甚至有可能引发所谓的“逆火效应”。

  我们偶尔也会在网络上看到有些对错误的科普进行批评驳斥的文章,而且相信我们很多人也亲身经历过一些错误的科普,比如1854年,7岁的爱迪生为了帮助妈妈做手术而想出了用镜子聚光的办法(而实际上1886年才有了第一例阑尾炎手术),再比如牛顿因为落地的苹果砸到了自己的头而灵光乍现,进而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虽然我们说科学需要讲故事,但是科学故事不应该是臆想或者杜撰的,而应该是有科学史实依据的,否则就会给受众造成很多“意外”的结果。还用牛顿为例,这样的故事往往会让人们觉得科学发现完全依靠“灵感”,而忽视了这些人背后所付诸的辛勤和汗水。虽然爱迪生说过,“天才是1%的灵感,加99%的汗水”。但是如果没有付出辛勤的汗水,而只靠灵感也未必能获得“真知灼见”,因为很多科学发现往往是在付出汗水的过程中而出现的“剑走偏锋”。

  这里我们不妨再次回到周哲提出的科普的不确定性原理。虽然我们在从事科普的过程重要做到通俗,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为通俗之目的而丧失严谨性之要求和精神。

  当然,这也对科普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正所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科普从业者应该具备扎实的知识基础,广阔的视野,历史的纵深。

  所以说,错误的科普不如不去科普。科普,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作者系中国科普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

[ 责编:张蕃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北京长安街沿线主题花坛亮灯

  • 山东惠民动能转换促经济高质量发展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市场监管总局日前发布《企业落实食品安全主体责任监督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要求食品生产经营企业建立健全食品安全管理制度,配备食品安全员。
2022-09-27 09:42
“祝融号”火星车着陆区的火星表面数米厚的风化层下存在两套向上变细的沉积层序,可能反映了约35亿~32亿年以来多期次与水活动相关的火星表面改造过程;现今该区域火星地表以下0~80米未发现液态水存在的证据,但不排除存在盐冰的可能。
2022-09-27 09:41
华优秀传统家风文化以儒家倡导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核心观念,以《颜氏家训》《朱子家训》等家教、家学为具体传承方式,表现为勉学、勤劳、孝顺、谦让、诚信、节俭等中华传统美德。
2022-09-27 09:39
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中的一个重要战役,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就曾印发《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
2022-09-27 09:36
秋分时节,各地乡村农民丰收节活动高潮迭起、精彩纷呈。广大农民以各种形式由衷表达对丰收的欢庆、对时代的礼赞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为金秋中国增添了一抹绚丽色彩,为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营造了祥和氛围。
2022-09-27 09:35
村民林景新说,这些年,党和国家出台了很多好政策,让大家对种田更有信心了,“这组稻田彩绘就代表了村民们的心声”。
2022-09-27 09:32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更要“铸魂”,这是新时代提出的崭新考题、面临的重大课题。
2022-09-26 09:36
今年上半年已有8个农作物新品种通过审定,另有63个新品系正在参加各类区域试验……为牢牢扛稳粮食安全这个政治责任,河南省在新乡平原示范区建设“中国种谷”,以种子创新来保证粮食安全。
2022-09-26 09:21
新华社哈尔滨9月25日电 题:稀播密植多打粮——农场水稻的增产“密码””  北大荒集团普阳农场有限公司种植户贾如家的稻田正在收割。贾如算了一笔账,每喷施一次叶面肥,每公顷需花费100元,往年一般只喷施一次,今年共喷施了6次,比往年多花费500元,今年这笔花销由农场承担。
2022-09-26 10:29
近日,记者从中科院国家天文台获悉,基于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郭守敬望远镜(LAMOST)时域巡天数据,LAMOST“黑洞猎手”计划研究团队发现了一颗距离地球约1037光年、处于双星系统中的宁静态中子星。
2022-09-26 10:22
中国空间站“问天”实验舱和即将发射的“梦天”实验舱都配备巨型柔性太阳能翼。此时此刻,寂寥无垠的太空中,中国空间站组合体在高速飞行。在发射阶段中,问天实验舱柔性太阳能翼宛如合拢的手风琴,紧紧收缩于舱内。
2022-09-26 10:05
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就发现植物存在感受硝态氮的能力,并且在基因表达水平上检测到硝态氮不仅是一种营养元素,也可以作为一种信号分子。2009年,刘坤祥曾经的实验室发表文章认为,CHL1/NRT1.1蛋白除了膜转运蛋白的功能之外,还存在感受硝态氮的功能,从而影响后面一些基因的表达。
2022-09-26 10:21
近日,国家网信办发布了境内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名称及备案编号,首批包括30种算法,这些算法信息可以通过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备案系统进行查询。开展算法备案,有利于将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中有关网络信息内容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权益保护的制度落地。
2022-09-26 10:07
历史的时针回拨到2012年9月25日,大连。天气预报中的阵雨没有如期而至,大连港风平浪静,秋阳和煦。
2022-09-24 19:13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三次出席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对“三农”工作和粮食生产、粮食安全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围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重要部署,强调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走质量兴农之路。
2022-09-23 10:40
《上海市促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条例》22日经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条例包括总则、基本要素与科技创新、产业发展、应用赋能、产业治理与安全、附则等六章共七十二条,将于2022年10月1日起施行。
2022-09-22 18:52
9月15日至21日,2022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在安徽合肥举办,80余场双创活动密集举行,近400名创业创新代表云集合肥共襄盛举,近2500万人踊跃参与主会场线上线下活动。
2022-09-23 10:21
从无人飞行到载人飞行,从一人一天到多人多天,从舱内实验到出舱活动,从交会对接到空间站建造……自1992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立项实施以来,中国航天的高度不断被刷新,距离梦想的目标不断接近。
2022-09-23 10:09
站在溪水林场东北侧的柏油路上远望,蓝天白云下,道路两侧一栋栋大棚整齐排列,甚是壮观。南侧是木耳大棚,劳作的人们忙着从菌袋上摘木耳;北侧是果蔬示范园,几名工人正把刚摘的油豆角装上车。
2022-09-23 10:09
“女性参与科学研究,是其发挥自身潜能、影响世界发展进步的重要渠道。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女性仅占全球科研人员的33%,年轻的女性科研人员面临基于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多重挑战。
2022-09-23 09:2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