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安心科研”与“合理赚钱”可以兼得了

从最初的探索、形成意见,到如今提出加快落实的具体举措,国家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推进创新型创业、提高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率的决心显露无遗。

应急管理要“入乡随俗”

说起应急管理,几乎人人都在说美国经验。美国的应急管理是气象和化工灾害推动的结果,可是很少有人知道美国的应急指挥系统是上世纪60年代加州野火危机推动的结果。笔者认为,中国应急制度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稳定性,是因为对自己的灾情缺乏深入足够的了解和研究,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不了解自己的文化所致。

发表英文期刊论文不会失掉文化自信

很长一段时间,一些学者对于现有科研评价体系偏重英文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的现象,总是痛心疾首,甚至深恶痛绝,并斥之为阻碍中国科学崛起的万恶之源。只要中国科学家相互之间还有交流的需求和欲望,大众还有学习科学的热情和好奇,就一定会产生服务于中国科学家和大众的优秀中文期刊。

处理学术抄袭,为何领导与师生有别

近年来,我国教育部门、科技部门一再要求对学术不端“零容忍”,高校也明确了调查、处理学术不端的主体——学校学术委员会(或学术规范委员会)以及学术不端调查、处理的程序。

雾霾监测,对数据造假说“不”

遥感不仅可做定性监测,结合气象模式等,还能发现不同风向下,外界与北京间的跨境传输,突发事件的环境影响。

别“起大早,赶晚集”

中国的科研工作者早在13年前建设了世界上最大的纯IPv6互联网,在下一代互联网切换的这个关键时刻,我们更需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最新发布的第三十九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IPv4地址数量为3.38亿个,拥有IPv6地址21188块/32。

研究生涨薪如何更有效发挥激励作用

“很多科研院所和高校采取的都是奖励式的补贴,对努力完成科研工作、科研成果较好的研究生,多给一些补贴进行鼓励是好事情。

当下教育要实现人文精神回归

去年10月,我到常州去作报告,顺便到青果巷访问了周有光先生的故居。孩子出生后学前6年的教育主要应该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启发他们的探究欲,学前教育应该培养儿童多问多想,而不只是让他们死记硬背。

治霾:京津冀能向珠三角学点啥

陈吉宁强调,京津冀要提高“五化”水平,即科学化、系统化、法治化、精细化和信息化。

敢不敢“十年不鸣”

”日前召开的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可以十年不鸣,争取一鸣惊人”的论断引起广大科研人员的强烈共鸣,现场的掌声经久不息。事实上,科学研究有自身的规律,重大科技成果的出现绝非朝夕之功,需要长期积累、坚持不懈。

“乱治”让哮喘更难治

●如果不经过规范的治疗,慢性炎症会导致气道结构的破坏,造成永久性的肺功能损害,形成难治性哮喘  哮喘患者无论症状轻重,均需要长期持续的药物治疗。支气管热成形术是针对部分难治性哮喘的一种非药物治疗方法。

科技评价活动应回归价值判断

当前,科技界反映科技评价工作存在“八重八轻”现象:重数量轻质量、重形式轻内容、重短期轻长远、重跟风轻探索、重基础轻应用、重理论轻技术、重个人轻团队、重成果轻推广。在笔者看来,应取消把SCI论文数量、引文数量、期刊影响因子作为评价个人和项目水平或质量的标准,并与奖酬脱钩。

优秀科研论文皆应附带科普文章

媒体是公众获取科技信息的重要渠道,经过同行评议后发表的科研论文应该成为媒体采写科技新闻报道的重要来源。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武汉分院党组书记陈平平就曾呼吁“做到每一篇科研论文后面,都有科普文章、书籍、视频”。

勿让人工智能成为就业羁绊

AlphaGo战胜李世石的余波未平,最近又传出Master 横扫中日韩顶尖棋手的消息。人工智能技术的基础性、泛在性和颠覆性特征以及应用过程中充斥的不确定性,使得人们难以估算它对就业结构和岗位数量的影响。

用技术之刀解“机器黄牛”

春节长假结束,人们纷纷踏上返程的旅途,这场人口迁移即将步入尾声。既然刷票软件使出“黑科技”,那么是否可以同样用技术的手段去解决这一问题,阻挡住来势汹汹的“机器抢票人”。

不与“中国式过年”和解

拒看春晚,不给春运添乱,由于一些特殊原因也没出国“避”年,平淡中度过了自己的2017新春假期,一点也不累,感觉真好。节前,上海彩虹合唱团推出的又一力作《春节自救指南》,令得年轻一代普遍跺脚称快,其无厘头所指,无非围绕上述情境。

鼓励科学家在前沿领域任意遨游

十几年前,中科院理化技术所刘静发现,每当实验中不小心将液态金属飞溅到别的物体,比如沾到电脑屏幕上时,它根本就擦不掉,并且越擦越脏。刚刚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中科院院士赵忠贤对启动前沿科学重点研究计划支持自由探索十分赞赏,因为他有深刻的体会。

求神仙不如拜科学

每到春节,神仙庙里,许多家长夜半排队也要争上庙堂高香头一炷,为的就是祈求神仙显灵、子女成龙成凤。特别是如果子女当年恰逢中考、高考、出国考试等各种关键节点,家长还要带着子女专门前去,三拜九叩。说不定,未来的某个稀缺人才,就在瞥见科学馆里太空陨石的那一刻诞生。

霾来霾散:需“人努力”还是“天帮忙”?

石敏俊认为,随着PM2.5年均浓度降低,重污染天发生频率也将相应降低,“但两者不是线性关系”。

走一里路读半本书

亲临古迹后读历史,视觉刺激后读艺术,跋山涉水后读游记,犹如尝过鱼香肉丝后看菜谱,才会有特别的味道。万里路与万卷书要搅拌起来,有的可以一里路加多卷书,有的可能要十里路加一行字,每个读者都可以设计一系列搅拌模式。

人类该怎样和AlphaGo“玩”下去

这样“玩法”的有趣之处在于:一是发现AlphaGo的终极棋力,因为如果允许无限制让子,最终“胜者”必然是人类棋手而非计算机围棋程序。

好工具引用率高于重要理论原因何在

为何理论文章被其他论文提及的次数少,笔者猜测是因为文章过于基础就不必再提。相比之下,论文提到DNA双螺旋,绝大多数作者不用引用原始文献,期刊编辑、审稿人和读者也自然明白作者的意思。

知识产权是创业者“护身符”

前些天,笔者被邀约在“知识产权培训中心”碰头。一路走来,笔者越发觉得,知识产权保护“以制定制度的形式作为恪守‘契约’准则,对于软件产业的形成和保护是必不可少的”。

论文就是硬通货

有一类导师,他们压根就不关心博士生们是否写学术论文,而只关心他们是否帮助他们做课题,是否可以顺利完成各类进展报告。现在学术界,年长一代的“导师”,依然固守传统的领地,他们以把论文发表在那些传统期刊为荣,他们要维护一片净土。

东风微,新能源车企高下立现

也因此,一些小轿车刚需者,会选择添置新能源周转用车,而根据北京市目前的新政策,燃油车更换电动车,其车牌号属性不变。不少钟意新能源的车主面对宽裕的指标并不开心,因为今年起国家及地方的新能源车补贴将进一步缩减。

科学公众号“微”力助科普

为了保障高水准科普内容,科学公众号的第一个解决办法就是邀请受过严谨科学训练的作者来执笔写作。郑永春同样强调:“科学公众号的主要目的是科学传播,绝对不能有伪科学和反科学的声音,主要运行人员必须有科学背景,编辑和运行必须依托科学家团体。

“取消霾预报”真的是自欺欺人吗

没有解读,就必然引起误读,怪不得民众要质疑这则暂停通知

构建知识产权“大保护”格局

日前,国务院印发《“十三五”知识产权保护与运用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甘绍宁表示,今后5年中国将积极参与国际知识产权治理,定期开展合作与协商,让中国企业“走出去”更有“底气”。

用原创性仪器做出更多原创性成果

中国科学已经走到由跟踪到引领的关口,期待涌现更多原创性科研成果,也就需要中国科学家研发更多的“按需定制”的科研仪器。

是谁影响科学家的职业生涯

Priyamvada Natarajan(纳塔拉赞)是出生于印度的科学家,现为美国耶鲁大学天文学和物理学系教授,获得过很多奖项。

被引次数多的论文未必影响力就大

研究人员然后汇总受访者的全部结果,并量化受访者配对偏好(专家认可的影响力)与论文被引次数(引用次数影响力)之间的实际差距。

你具备创新研究素质吗

当我们看基金申请书,或审别人的标书时,经常会见到很多看不太懂的、似是而非的、高大上的概念及体系。

科技成果转化更需“加速度”

通过收集科技成果受欢迎度和需求方反馈等信息,研发机构对于寻求创新突破口、瞄准社会经济需求也将有更清晰的认识。

雾霾谣言多,科普需给力

汽车尾气比空气干净10倍?石油焦是雾霾元凶?雾霾是一级致癌物?北京的风被三北防护林、内蒙古风电偷走了?……近年来,每当雾霾笼罩时,谣言也“相伴而生”。

高校众创空间不应只是“空间”

其实,像“农梦成真”这样助力解决现实问题的团队,在全国高校里还有很多,它们全都产生于同一个地方——众创空间。

重奖科技,让创新改变中国

从国家层面来看,创新驱动是个战略;而从公民视角来说,创新创业是生活范式。

破除职称评定“三唯”之弊

在改进职称管理服务方式方面,《意见》提出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科学界定、合理下放职称评审权限。

研究学术谱系 探究人才规律

学术谱系是由学术传承关系(包括师承关系在内)关联在一起的、不同代际的科学家所组成的学术群体。

博士生应该拿多少薪水

考虑到“不患寡而患不均”,我是非常赞同博士生们薪水一样,或者每个年级一样的,像我们实验室就是这样。

汽车尾气会加重雾霾吗

前几天,网上热传腾讯视频:北京热心人手持颗粒物监测仪,直接检测一辆出厂10年的国III红色飞度小汽车排气管内PM2.5的浓度,并检测马路边环境空气中PM2.5浓度进行比较,试图现场说明小汽车尾气对雾霾污染的影响大小。

主动撤稿是科学家的担当

经过反复验证后,美国哈佛大学著名科学家Doug Melton(梅尔顿)决定,撤回3年前发表在《细胞》杂志上的一篇论文。

科研经费分配的马太效应正在加剧

朋友在东部一所“985工程”高校作博导,最近受科技部的邀请,参加2017年科技部重大专项预申报书网络评审。

温暖的科学

且慢为官员“下河喝水”叫好

毕竟,让河流一时变清容易,让河流长清很难,至于其他形形色色的污染事件,光靠一个负责任的官员也远远不够。

临床医学要有创新思维

刚查完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牟向东心情轻松地与其他医生讨论患者病情。经过反复试验和思考,牟向东终于探索出了该病的早期诊断方法,使得肺孢子菌肺炎患者能够在疾病早期即得到明确诊断。

禁渔十年,赤水河不该是孤例

日前,农业部决定,从2017年1月1日0时起至2026年12月31日24时止,在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10年。实施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可以遏制长江流域鱼类资源衰退趋势,对养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保护水域生态环境,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惟愿赤水河的全面禁渔10年不是孤例,而是一个全面保护长江生态政策逐步铺开的序幕。

沟通科学与人文的桥梁

阅读科学史的书籍,了解科学的发展历史及其中所蕴含的科学发展的规律,对于树立正确的科学观,无疑是很重要、不可或缺的。

应用转型,非“推”不行?

必须承认,教育主管部门对普通本科转型的考虑是完全正确的,也契合了我国对当前高等教育布局的优化。

科学家不是超级英雄,失败也是一种选择

否定勤奋的研究人员是可怕的,这意味着可能有数百篇发表在领先期刊的论文,其研究方向是死胡同。

文章数量越多,学者研究水平越高

据查,发表这一研究文章的PLoS ONE杂志是自然科学领域内的著名学术期刊,主要发表生物医学类论文,目标在所有自然科学领域的论文。

科普不能忽视老年群体

如果把科普事业比作一种产业,就需要在生产者生产的产品与消费者的需求偏好之间实现精准对接与契合。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