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追忆“核动力垦荒牛”、中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彭士禄
首页> 科普频道> 科普头条 > 正文

追忆“核动力垦荒牛”、中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彭士禄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2021-03-23 09:3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有人称他“中国核潜艇之父”,他说“我不接受”

  追忆“核动力垦荒牛”、中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彭士禄

  3月22日,中共党员、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被称为“核动力垦荒牛”的彭士禄在京病逝

  他一生没有留下豪言壮语,只留下谦虚让名、实事求是、勇于决策、勤于开拓的印记

  “我是属牛的,许多朋友称我为老黄牛,送我的礼品中,就有些牛。其中,有一头垦荒牛,他们说这是对我的写照。我确实也最喜欢这头垦荒牛,我觉得我一生做的工作,虽沧海一滴,但就是要为人民做贡献,默默地自强不息地去耕耘、开荒、铺路”

  3月22日,中共党员、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被称为“核动力垦荒牛”的彭士禄在京病逝。噩耗传来,他长期工作过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内一片悲泣,人们无不感伤。

  你一言我一语,勾勒出记忆的点点滴滴——属牛的彭士禄,他一生没有留下豪言壮语,只留下谦虚让名、实事求是、勇于决策、勤于开拓的印记。

  彭士禄

  一言不合就“开算”

  记得1970年8月30日,在四川大山深处的某基地,核潜艇陆上模式堆顺利达到满功率,发出了中国第一度核电!这一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自主核动力技术的国家。大家欣喜若狂,而总设计师彭士禄却倒头大睡。在这之前,他已经连续五天五夜没有合眼。

  当时负责完成满负荷计算的核动力专家、今年82岁的黄士鉴说:“我们那时候没有资料、没有图纸、没有设备、没有经验、没见过实物……全靠他提出方向,然后大家分头计算。也没有计算设备,只有计算尺、算盘,加减法靠打算盘,乘除法靠计算尺,就这么硬是靠人把海量的数据演算出来。”

  “一言不合就开算”,是彭士禄留给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人们的最深印象。85岁的设计专家张敬才回忆,经常看到彭士禄深夜里穿着大裤衩,汗流浃背在办公室里加班演算的样子。

  “他那个人哪有一点大领导的样子?当副部级干部回四川基地就跟回老家一样,和后勤职工老朋友随便家里搞两个菜,坐家里喝酒。”张敬才说,“所有的组件工序他都熟,他自己说,沿着所有组件可以从堆芯一直推算到螺旋桨!”

  彭士禄与科研人员讨论工作

  烂熟于心,他在多个关键节点才敢于拍板。

  因为被封锁,一切靠摸索,争论时刻不停。围绕采用什么堆型、建不建模式堆形成的争论,尤其尖锐。一些人力主把第一台反应堆直接建在艇上,彭士禄据理力争,力主建设陆上模式堆,进行科学论证,上级最终表态:必须建立陆上模式堆。

  第一代核潜艇的成功建成证明了彭士禄所提方案的合理性。

  “非学识渊博者不能拍板,非胸怀坦荡者不能拍板。”张敬才和黄士鉴等老专家总结,“他不是盲目拍板,往往第一句话就问‘实验数据呢?你们瞒不了我,我是要自己算的!’然后摸出随身的计算尺和公式,现场就算。”

  84岁的彭士禄在三亚度假时仍在搞计算

  一生向人民报恩的孤儿

  1928年,海陆丰农民运动失败,彭湃夫妇被杀害。1933年,彭湃烈士之子、年仅8岁的彭士禄被抓进了监狱,差点病死狱中。在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他被祖母认领出狱,几经辗转,直到1940年底才到延安。

  彭士禄的父亲彭湃

  彭士禄的母亲蔡素屏

  在一份亲笔笔记中,彭士禄深情地说:“我3岁失去母亲,4岁失去父亲,成了孤儿,是几十位素不相识的淳朴的贫苦农民养育了我,这使我从小就产生了非常热爱劳动人民和报恩的深厚感情。”

  他流浪、乞讨、绣花、放牛、砍柴……所有的苦都吃过了。到延安后,党送他去上学,因为小时候读书少,他学习很困难,但是一想到要建设繁荣富强的新中国,他就有使不完的劲儿。很快他就在班上名列前茅。

  1951年,彭士禄赴苏联留学,毕业时,中央决定选派一批优秀留学生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他毫不犹豫地听从了中央召唤。

  1956年,彭士禄(前排右一)在莫斯科动力学院核动力专业进修深造

  1958年,中国研制核潜艇工程启动,彭士禄受命主持核动力装置的论证、设计、试验以及运行的全过程。困难时期工程下马。张敬才说,自己读书那时都饿浮肿了,尖端科技还搞不搞?人心惶惶。彭士禄利用自己在大学兼职教书的条件,自掏腰包,硬是想方设法维持着不到50人的研究团队,带领技术人员忍饥挨饿坚持搞科研。最终克服重重困难,突破了堆芯控制布置方案的设计。

  他这辈子把献身核动力事业作为自己向人民报恩的方式。

  彭士禄夫妇与群众合影

  谢谢您,守护了我们那么多年

  1965年,数千名工程技术人员从全国集中到四川一处荒僻山谷,1967年6月到1971年6月,彭士禄任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基地副总工程师。

  当时科研人员和家属登上闷罐车,闷罐车停停走走,一个星期才到目的地。生活区离工作区数十里地,没有燃料,没有蔬菜,子女只能被锁在家中与小人书做伴……

  当时研究受到干扰,彭士禄顶着巨大压力,将受干扰情况通过渠道向中央反映。中央大力支持,为核潜艇研制大亮绿灯,无论涉及哪里,一律以此为重,恢复相关科研生产秩序。在他的推动下,黄士鉴等一批专家回到了科研岗位。

  这种只认真理的风气,迅速在科研领域转化为生产力。1970年8月30日,彭士禄领军建造的中国第一座潜用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启动试验,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相应的反应堆功率达99%。当年12月26日,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

  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四位总设计师左起:赵仁恺、彭士禄、黄纬禄、黄旭华)

  我们终于冲破了“核讹诈”!他累得倒头大睡。

  他的名字一度是国家机密,后来他的事迹开始逐渐为外界所知。有人称他为“中国核潜艇之父”,他坚决反对。

  “核潜艇工程是庞大的系统工程,不是我个人的创造,是千万科技工作者和工人、干部集体努力的结晶。对我来说这是贪天之功,我不接受!”彭士禄曾无数次地对同事们说。

  彭士禄多次提到李宜传。李宜传在陆上模式堆研发成功之前就割了一个肾,但仍然坚持在模式堆上,带病工作,干脆把被子搬到控制值班室,最后牺牲在试航的核潜艇上。

  彭士禄何尝不是如此!他49岁时在一次核潜艇调试工作中突发急性胃穿孔,胃被切除了四分之三。之后他仍然不顾一切地扑在我国核动力事业上。干完核潜艇,他接着又担纲我国首个核电站的筹备,做出了重大贡献。

  雨中的彭士禄在大亚湾工地现场

  人生的最后时光,他完全无法进食,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尽管如此,他在和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干部通话时,仍时刻不忘四川山沟“老家”,关心着核动力事业的新进展。

  “我是属牛的,许多朋友称我为老黄牛,送我的礼品中,就有些牛。其中,有一头垦荒牛,他们说这是对我的写照。我确实也最喜欢这头垦荒牛,我觉得我一生做的工作,虽沧海一滴,但就是要为人民做贡献,默默地自强不息地去耕耘、开荒、铺路。”彭士禄生前在笔记中这样写道。

  彭士禄近照

  谢谢您!我们的“核动力垦荒牛”!原来,有您悄悄守护了我们那么多年……(记者谢佼)

[ 责编:张蕃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消博会:国货也新潮

  • 贵州:开州湖特大桥开始架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20年广东省具备科学素质公民的比例达到了12.79%,比2015年的6.91%提高了5.88个百分点。4月23日,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发布的2020年广东省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互联网已成为公民获取科技信息的首要渠道,新冠疫情防控促进了广东省公民理性思维和科学意识的进一步提升。
2021-05-10 13:38
5G有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在协议层,互联网与通信网真正地实现了融合。所以很多我们在计算机领域的算法、在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可以更容易地在5G网络中实现。
2021-05-10 13:35
“青贮饲料是牛羊口粮中最重要的一种,世界范围内,该饲料在饲料总量中的占比超过55%,但在我国这一比例还有待提升。”前不久,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钟瑾为地处青藏高原的牧民录制了一段科普视频。
2021-05-10 13:31

1200多年前的壁画,虽被时光剥蚀,其色彩、线条仍清晰可辨。但原本成组的壁画,却因多年前盗墓者的破坏,有些已经残破不全。这里是深达12米的唐墓墓室。墓主韩休,盛唐时期名相,也是唐代著名画家韩滉的父亲。墓室四壁,绘有朱雀、玄武、山水、乐舞,画风俊逸、题材罕见。

2021-05-10 13:30
在西安分院,陈岚是航天队伍里的“杂家”,这得益于她入职初期的经历。从设计岗开始,与航天工程相关的众多岗位,她基本都干过。
2021-05-10 13:29
据最新一期《物理评论快报》报道,德国拜罗伊特大学研究人员主导的一个国际团队首次利用现代高压技术,开发出一种以前未知的二维材料铍氮烯(beryllonitrene)。
2021-05-10 13:28
据最新一期开放获取期刊《光学》报道,韩国研究人员使用皮瓦激光,获得了迄今最强激光脉冲——强度高达1023瓦/平方厘米,是此前纪录的10倍。这些高强度激光脉冲将帮助科学家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探索极端条件下的物理现象、光与物质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以及在实验室研究天体物理现象等。
2021-05-10 13:27
记者9日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了解到,我国城市节水总量大,从2000年到2020年,全国城市节水量累计达到972亿立方米,相当于9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年调水量。
2021-05-10 13:27
“水有很多反常性质。”在日前召开的香山科学会议“水的微观结构和动力学”学术讨论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杨国桢指出,水分子构成非常简单,但从科学的角度却极具挑战性,它结构复杂,常以分子团的形式存在,它结构奇异,呈现出明显的量子特性。
2021-05-10 09:11
通过一年多的探索,修复工程采用超磁分离及“先水养草,后草养水”生态修复等技术,使南湖重现昔日菱叶荷花,绿漫波光,碧开天影的美景。
2021-05-10 09:09
5月8日,淡水鱼类南沙(南繁)育种中心(以下简称中心)首个生产车间正式投入使用。该车间首批出苗4000万尾,年产各类鱼苗6亿尾。
2021-05-10 09:08
5月8日,在首届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以下简称消博会)湖北展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带来的“海百合”二代智能音乐情感机器人登台演奏扬琴,获得现场观众的频频点赞:“完全想不到是机器人在演奏!”
2021-05-10 09:03
中国四大展会之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以下简称消博会)5月7日至10日在海口举行,大量的专利技术项目参展,众多商标、地理标志、版权等国内外知识产权保护展品纷纷亮相。
2021-05-10 09:02
5月9日,记者从中国农科院油料所了解到,该所针对早熟油菜单产偏低、抗病性差和耐寒性弱三大难题,选育出满足双季稻区冬季生产的极早熟高产油菜新品种阳光131,破解了三熟制冬闲田利用瓶颈,可支撑我国油菜主产区南移400公里,达到广东、广西等双季稻产区。
2021-05-10 09:00
作为人类微生物菌群的重要组成部分,病毒大量存在于人体口腔、皮肤、肺、胃肠道、血液甚至脑脊液中。记者9日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获悉,该所计算生物与医学生态学组利用最新成果,建立了人类病毒组多样性变化模型。
2021-05-10 08:58
记者5月8日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潘建伟、朱晓波、彭承志等组成的研究团队,成功研制了62比特可编程超导量子计算原型机“祖冲之号”,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了可编程的二维量子行走。
2021-05-10 08:54
中科宇航在广州市南沙区的固体火箭生产基地已经开工,将建设集研制、生产、试验、总装测试于一体的现代化生产基地,将于年内竣工交付,具备年产30发固体火箭的能力。
2021-05-08 15:22
氧气是生命起源和进化的重要条件,天文学家已在地球等少数行星的大气中观测到氧气,但对于这些氧气的来源,业界的争议很大。
2021-05-08 14:55
5月7日,首届长三角国际应急减灾和救援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
2021-05-08 14:49
据《日经亚洲评论》网站近日报道,日本政府计划与约50家日本企业携手成立一个量子研究团体,以推动具有重大安全意义的量子技术的发展。
2021-05-08 14:4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