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首页> 科普频道> 光明天文> 天文前沿 > 正文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来源:光明网2018-11-19 17:5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上个月(2018年10月),一则“科学家发现了宇宙墙”的“新闻”开始在网上流传。这些“新闻”来源不明,大多数并未署名,每篇文章也略有不同,不过意思都差不多。

  照其说法,“意大利的科学家们在离地球一百亿光年之外的波江座里,发现了一条横跨35亿光年的真空带,也就是所谓的宇宙墙。在其内部,不说星团、星球了,连点暗物质都没有,像一堵墙一样,为宇宙划出了边界......我们的宇宙被一堵墙包围着。一种可能是,我们是由某种更高的文明培育起来的试验场。”这些报道说他们引述的是国际科技杂志《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 的报道。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1 在网上搜索“宇宙墙”的结果

  这如果是真的,那真可谓是轰动全球的发现,我的一些朋友纷纷转发,甚至有比较专业的纸媒在其公众号每天发布的科技新闻中也引述了,虽然该报编辑谨慎地删去了“我们是由某种更高的文明培育起来的试验场”这种过于科幻的说法。

  但其实这整个故事完全是一个假新闻:其始作俑者不知是谁,那些文字略有不同的“报道”大概也都是相互抄袭的,而其内容则是通过在一个真实但并不惊人的科学新闻里塞进大量误解和臆想的内容后炮制出来的。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2 某篇报道“宇宙墙”的新闻中的一幅配图

  我们先来看看这则假新闻所引用的《新科学家》杂志的报道。查阅该杂志2018年10月的新闻报道,可找到该杂志在2018年10月17日出版的新闻中,提到科学家们发现了一个被命名为亥伯龙神(Hyperion)的巨大原超星系团(proto-supercluster),打破了形成最早、质量最大的纪录,并配发了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发布的图片。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天文学家们就在观测中发现了这种由许多星系组成的、长条形的大尺度结构,被天文学家们戏称为 great wall ,可以译为星系长城或者星系之墙(国内当时一般翻译为“巨壁”)。

  这样的结构并没有什么太神秘的性质,以往也已经发现很多次了,算不上什么特别重大的新发现。这一次发现的创新性,主要体现在比以往发现的类似结构更大、形成更早。大多数英文媒体(包括《新科学家》)的报道也主要是强调这一点,而并非中文假新闻中那样说这是宇宙边界之墙。

  不过,有趣的是,我发现了几个出现较晚的英文报道,内容和以上中文错误报道很类似。发表这几个英文报道的媒体都有很多关于中国的报道,也许就是华人办的,因此他们大概是被中文媒体带歪了。

  另一个有趣之处是,这些假新闻中都配了许多看上去十分神秘的天文美图,尽管这些图与内容并不相关,但却就是不放这张《新科学家》配发的这一天体本身的图片,大概是这张图片过于写实,让人看后顿时没有了神秘感吧。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3 亥伯龙神超星系团 (ESO)

  那么,这种所谓的宇宙墙或者说星系长城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发现最大、最早的星系长城又有何意义呢?研究宇宙中物质如何分布是宇宙学的一项重要内容,宇宙中星系的分布并不完全是均匀的,而是有的地方密集一些,有的地方稀疏一些。

  按照万有引力定律,密度高的地方有更强的引力,会把周围的物质吸引过去,而稀疏的地方引力较小,它里面的物质就更容易被周围密度高的地方吸走。因此,密的地方就会越来越密,稀的地方越来越稀,宇宙会从微小的随机扰动开始,逐步形成复杂的纤维状结构,这种过程现代宇宙学家们可以使用计算机模拟出来,下图所示的就是一个模拟中的宇宙大尺度结构。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4 数值模拟形成的星系大尺度结构( V. Springel)

  所谓星系长城,其实就是其中的一些纤维状结构。不过,按照现在标准的宇宙学常数-冷暗物质模型(LCDM)的理论预言,这种结构是从小到大、逐渐形成的,因此在宇宙比较早的时期形成的结构应该是比较小的。如果在宇宙早期就发现非常大的结构,那就说明现有的理论很可能有错误,或者至少是不够全面的。

  因此,观测天文学家们一直在致力于找到更早、更大的星系长城,以便更严格、深入地定量检验现有的宇宙学模型。正因为这样,也不时会有“发现最大结构”的新闻。《新科学家》在此之前也多次报道过类似的科学发现。

  不过,亥伯龙神超星系团位于天空中六分仪座的方向上(星座里的恒星都在银河系里,天文学家提到某某天体在某个星座时只是说这个天体在那个星座的方向上,而不管距离远近),并不在这篇报道中提到的波江座方向上,这又是怎么回事吗?难道这一报道另有所本?

  进一步的检索发现,原来早在2007年11月21日,《新科学家》发表过一篇题为“巨洞:另一个宇宙的印记”(The Void: Imprint of another Universe) 的文章,很可能就是这些“宇宙墙”之说的源头。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5 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温度图 ,用圆圈标出的就是波江座的冷斑

  这篇文章介绍的是当时的一个发现。天文学家们在分析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数据的时候,在波江座方向上发现了一个5度大小的冷斑——这里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温度比平均温度低大约十万分之二点五——尽管这个差异似乎并不大,但也远远超过了随机涨落的大小。

  一些宇宙学家提出了产生这一巨大冷斑的一种解释:在这一方向上存在一个巨大的低密度区,当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光子从远处向我们飞来时,如果它们经过这一低密度区。由于低密度区引力场的变化,飞过的光子能量就会有所降低,我们在这一方向上就会看到一个巨大的冷斑,这被称之为积分萨克斯-沃尔夫(ISW)效应。天文学家们在分析这一方向的星系巡天数据时,真的发现了一个巨大的低密度区,或者叫巨洞(void)。

  巨洞的出现并不奇怪,比如在图4显示的大尺度结构模拟中,就可以看到很多巨洞。和星系长城一样,这是万有引力作用下结构演化自然形成的。

  这些巨洞周围环绕着一些星系长城,但它们并不是如假新闻中所想象的那样,如同一堵墙那样把巨洞和宇宙的其它部分分隔开来,实际上空洞有点像海绵中的洞洞一样,每个巨洞都连着多个其它巨洞。另外,巨洞也是相对的,很多巨洞中并不是一个星系都没有,只是相对比较稀少而已。

辟谣|宇宙真的有“墙”?不是你想的那样!

图6 某些人错误理解的“被宇宙墙包裹起来的宇宙”

  不过,正如星系长城的形成一样,巨洞也是随着时间越来越大的,因此如果在宇宙早期就形成特别大的巨洞,同样是和标准理论相矛盾的。《新科学家》杂志2007年的报道,就是因为当时科学家们发现这个巨洞实在太大了,根据标准模型的计算难以形成这么大的巨洞,因此有些科学家提出了一些新奇的解释——比如一个平行宇宙与我们的宇宙在某个地方发生碰撞,从而产生这种巨大的结构。

  在科学上,超出寻常的说法需要超出寻常的过硬证据,因此对于科学家们而言,这还只是一种能自圆其说但未必正确的假说而已,除此之外也有多种更平常的解释。但是,许多国内外的小报和自媒体是把它当真了,有不少相关的网文引用这一报道。

  实际上,后来在2016年,一些科学家使用了新的数据并采用了改进的方法进行分析后发现,观测与标准模型的差异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么大,仍可用标准模型解释。当然,我们也不必非要否定这种“脑洞大开”的解释,但至少就目前看来,上述观测并不一定需要多么奇特的理论解释,而完全可以在现有模型的框架内加以理解。

  我猜也许本次假新闻的炮制者在了解到《新科学家》即将做出关于星系长城相关报道的消息后,上网一查,于是把以往的这些小道消息汇总成了这篇耸人听闻的假新闻。

  同时,由于他们误解了“巨洞”和“墙”这些词的含义,于是就想象出了一个完全被墙包裹着的、空无一物的神秘宇宙来了。这倒也可以作为一个科幻小说的题材,不过可惜并不是我们实际生活的宇宙。

  作者:陈学雷 系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暗物质与暗能量研究团组首席科学家

  来源: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微信公众号

[ 责编:蔡琳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山东青岛:高速路口防疫忙

  • 绍兴"点对点"专列接务工人员返岗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开始实行差异化防控、精准防控。哪些省份已下调应急响应级别?如何落实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带你一图读懂。
2020-02-27 13:31
几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对原子和离子进行激光冷却实验,但迄今无人观察到两者在极低温度下的混合物。但此前的研究表明,电场会对原子—离子碰撞产生负面影响,使其发热,我们通过使用重离子镱和轻原子锂减轻了热效应。
2020-02-27 09:29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科学家在最新一期《细胞》杂志撰文称,他们新研制出的一种深度学习人工智能(AI),鉴定出一种全新抗生素。”  为寻找新型抗生素,研究团队开发出了一个神经网络模型,这是一种受大脑结构启发的AI算法,可逐个原子学习分子的结构特性。
2020-02-27 09:28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开发出称为“RADICL-seq”(RNA And DNA Interacting Complexes Ligated And sequence)的方法,可在整个基因组中全面检测细胞核内RNA和基因组DNA(染色质)之间的相互作用。
2020-02-27 09:27
在实现优雅自然地行走这方面,机械足和机器人的表现一直不尽如人意,步态运动的协调性和机械足的灵巧度,也一直是业界难题。只有更好地理解人类在肢体动作中如鱼得水的真正原因,才有望实现更为流畅自如的机械运动,或许,机械的“生命”,就是从仿生开始的。
2020-02-27 09:27
几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对原子和离子进行激光冷却实验,但迄今无人观察到两者在极低温度下的混合物。但此前的研究表明,电场会对原子—离子碰撞产生负面影响,使其发热,我们通过使用重离子镱和轻原子锂减轻了热效应。
2020-02-27 09:26
近日,微软小冰团队公开了Avatar Framework首批限定测试用户体验片段。”  以暗恋过的初中同桌女生为原型,李博(化名)通过微软小冰人工智能框架创造的首批虚拟人为自己定制了AI女友小缃。
2020-02-27 09:25
2月25日上午,由河南省工信厅牵头组织技术人员支援的河南亿信医疗器械公司40条口罩生产线一次建成,全部满产后将使河南口罩日产能增加200万只以上。当天晚上,由中铁装备战略规划部部长桑应豪带领的14名技术骨干、由郑煤机“大国工匠”李向宾带领的12名技术骨干到达河南亿信医疗器械公司。
2020-02-27 09:24
在嫦娥四号着陆点附近,完整的月海玄武岩覆盖在月表以下大于40米的深度。
2020-02-27 08:01
2月26日,在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一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两台机器人“护工”正式上岗。图为在一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医务人员为送餐机器人加装矿泉水,准备送到隔离房间。
2020-02-27 09:24
陶文铨跟孩子们分享西安交大当年的西迁历史,讲我国自主研发原子弹与氢弹的故事,讲核潜艇研制的艰难历程。王树国则嘱托,不要将疫情当成过眼云烟,青少年们也该从战“疫”中感悟到更多课本之外的东西。
2020-02-27 09:23
新冠肺炎疫情让“消毒”成为高频词汇,75%浓度的酒精、84消毒液、免洗洗手液等一度成为紧缺物资。李晋闽指出,深紫外LED在技术层面仍面临从核心材料到器件工艺的许多挑战,技术的突破和进步是市场发展的根基。
2020-02-27 09:23
生态环境部《指南》建议“各地可根据本地区情况,因地制宜选择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技术路线”,同时推荐“宜采用高温焚烧方式处置”。欧阳一琼强调,新冠肺炎医废处置整体流程与普通医废相似,“但是对个人防护和收运环节的要求更加严格”。
2020-02-27 09:22
制定可食用动物白名单,既能避免一刀切,维护家禽家畜养殖者利益,也明确了禁食范围,让管理清晰明确、容易理解。禁食野生动物,是维护人类文明自身的需要,体现的是对生命的尊重,对自然的敬畏,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
2020-02-27 09:21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援鄂抗疫医疗检测队火速组成,吴晨带队,驰援一线。出发前,北京协和医学院党委书记吴沛新给吴晨下了命令:高质量完成检测任务,你怎么把队员带去武汉,就怎么把他们带回来。
2020-02-27 09:20
基于医疗影像大数据的人工智能设备,作为人工智能医疗版图中相对最成熟、落地最快的领域,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治中确实充当了排头兵。为了更好地释放数据效能,韩夏表示:“下一步要会同多部门,加强数据信息共享,通过多渠道、多种类、多维度数据的整合,提升大数据技术支撑疫情防控的能力水平。
2020-02-27 09:20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与疾病包括病毒斗争的历史,远的例如天花病毒,近的包括脊髓灰质炎病毒,我们人类都最终战胜了这些极其可怕的病毒。总之,病毒颗粒感染机体后,体内可产生针对病毒蛋白质的多种不同的抗体,但大多数抗体其实没有抗病毒的作用,只有识别病毒颗粒表面蛋白质的抗体,才可能有抗病毒作用。
2020-02-27 09:14
日前,天津大学张雷教授团队成功开发出新型蚕丝,使天然蚕丝具备优异抗菌性能,有望在生物医疗领域发挥重要应用价值。天津大学张雷教授团队用一系列不同粒径的纳米银颗粒喂食家蚕,研究纳米银颗粒在家蚕不同器官中的分布、积累情况。
2020-02-26 09:25
记者近日从香港城市大学获悉,由该校学者领导的研究团队,成功研发出一款新型液滴式发电机。“我们的研究显示,一滴100微升的水滴由15厘米的高度滴下,可产生超过140伏特电压,发电机产生的电能足以点亮100盏小LED灯。
2020-02-26 09:24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青海回答研究管护生态的必答题时,运用的仍然是科技利器及创新成果落地应用。今日青海,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全面推进,青海正用实际行动留住蓝天绿水和青山,用科技成果夯实百姓幸福的基石。
2020-02-26 09:2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