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2016-08-11 13:59 来源:光明网-科普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8-11 13:59:50来源:光明网-科普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吴劲珉

  编者按:2015年9月,光明网《科技名家风采录》栏目组向中国工程院院士、前国家气候中心主任、世界气象组织东亚季风研究委员会主席、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丁一汇发出采访邀约。由于工作太忙,丁一汇委婉地拒绝了。这一等就是近一年的时间。今年7月,栏目组终于采访到了他。

  从大气物理平流层研究到高空风分析,从季风试验到海洋预报,从中小尺度的气象到气候变化,丁一汇院士为我们讲诉了近八十年人生历程的纵深跨越。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光明网记者采访丁一汇

  几经周折 如愿进入北京大学物理系

  说起丁一汇与气象专业结缘,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1938年,中国抗战的第二个年头,丁一汇出生在安徽亳县。之后,随担任教师的父母辗转到南京、上海,并在上海完成了高中学业。那时候的丁一汇正一门心思的喜爱物理。

  丁一汇:我印象比较大的就是我们的物理老师,他讲的特别好,所以说我在那里就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比如讲到一个弹簧,怎么测量它的弹簧模量,比如说惯性这些东西。可以说他为我们打开了认识这个世界的自然变化的规律和道理的大门。我特别对物理感兴趣,也就是因为这个物理老师。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学生时期的丁一汇 (丁一汇供图)

  1957年,丁一汇高中毕业。出于对物理的热爱,丁一汇第一志愿就报考了北京大学物理系。但此时,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小玩笑。

  丁一汇:检查身体的时候,我有弱的色盲,有弱色盲的时候是不能去念物理系的。因为物理专业有很多实验室里面的工作,要分辨很多颜色还有电路,电路有红线、绿线、蓝线等等。其实我看得清楚的,但是你很多混在一起,光线很暗的时候就容易出错。所以当时我报了以后,学校告诉我不能报物理专业,但是要是真正想报可以报另外一个专业,就是气象专业,也是北大物理系的。这两个专业是并行的,它是大气物理,专门研究大气里面的物理。后来我想想只要是物理就行,哪个都可以,那我就报这个吧,就报了北大物理系的气象专业,后来我们也就考取了,我也很高兴,反正都在物理系里面,基础课都一样。

  可没想到上学的时候又经过了一关,物理系还要检查身体,看我们色盲到什么程度,色弱到什么程度。我就很紧张,怕他把我退回去,结果果不其然。当时物理系一共录取了三个有色盲的人,经过了一天反反复复检查,最后告诉我们不行,你们要改专业,不让我们念物理系,让我们转系。

  我们三个人一个口径不可能转,我们说我们喜欢物理系,要念下去。最后我们的副系主任叫谢一敏教授,他从美国回来的,他说那我来考考你们吧。他就来考我们了,拿了一些彩色的图,还有包括那些气象的天气图,画的绿线红线这些东西,让我们三个人就去一个一个的考。那些线我们都看得清楚的,它不是太复杂,后来一考完了以后,谢教授说行吧,你们三个人念吧,那就念气象专业吧,你们图都看得清楚。结果我们三个人就念了北京大学物理系的气象专业。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青年时期的丁一汇 (丁一汇供图)

  就这样,丁一汇被北京大学物理系气象专业录取。1958年,北京大学物理系一分为四,丁一汇被分入地球物理系,成为了一名大气科学的学生。从此,开启了半个多世纪与气象气候打交道的故事。

  丁一汇:气候又属于大气里面的一个,所以我们对气候又感到非常有兴趣,它讲的是大气的长期的规律。比如东风西风一年四季在吹,这个是什么道理,海洋怎么变,怎么影响大气,太阳又怎么影响我们地球上的气候。然后更早的从我们怎么围绕着太阳,五十万年的周期,这个周期为什么会有冰期、间冰期,我们对这些非常有兴趣,所以我们就爱上这个专业了。

  1963年,大学毕业的丁一汇顺利考取了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所的研究生,后来在地球物理所一直工作到1979年。这期间,由于“祖国需要”,他的研究方向多次改变。

  1963年,“我国空军刚刚开始发展,要在平流层的下部飞,还有我们将来还要有一些尖端武器,包括导弹这些东西都在高层里面飞”,丁一汇开始研究平流层的环流;1966年,“某空师负责监察高空飞行物。那时候从日本、从海上飘来很多大型的气球,实际上就是来探测我们国家的情报。空师就交给我们一个任务,能不能给预报这些飞行物的轨迹”,丁一汇又开始做高空风预报;1975年淮河大水,“国家损失非常重大,要求我们研究为什么会下这么大的暴雨”,丁一汇转向了暴雨灾害方面的研究。

  每一次研究方向的转变,都为丁一汇接下来承担更大的任务打下坚实的基础。

  走出国门 领略气候研究的前沿发展

  1979年中美建交。新中国开始向美国派遣留学生,丁一汇成为赴美的第一批成员。当走出国门,接触到世界气候研究领域的前沿发展后,丁一汇深受影响。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留美时期的丁一汇 (丁一汇供图)

  丁一汇:主要当时就是两个事情,一个原因就是厄尔尼诺年,厄尔尼诺越来越清楚是影响我们气候的一个重大的信号,你把这个信号,这个因果关系发生的原因弄清楚,对我们的气候对大气里面的气候变化它就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强迫力。我们国家那个时候刚刚知道这个事情,美国已经研究的很深入了,已经做了各种各样的预测模型。

  第二个,我觉得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也是美国当时已经开始研究气候变化了。当时有一个大争论,到底将来的气候走向小冰期还是要变暖。因为走向小冰期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我们经过了全新世大暖期之后,接着就应该是冰期到来,自然的就会进入到冰期,所以很多人都主张要进入到冰期。但是有一部分科学家已经看出苗头来了,看到北极在升温,还有中高维度有些地方也在升温。大争议的结果总体上来讲是变暖占了优势。所以说厄尔尼诺年对气候的推动以及气候变化的变冷和变暖的大争议给了我很大的影响,我在美国开始还是做天气学的,台风、暴雨这些东西,后来我就慢慢转向全球气候方面的研究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留美时期的丁一汇 (丁一汇供图)

  留美之行让丁一汇获益良多,同时他也被中美两国在气候研究上的差距深深刺痛。1982年回国后,丁一汇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气候变化的研究中,由此中国的气候研究走上了快车道。

  丁一汇:那个时候我们的资料可以说是中国还没有积累那么多资料,我们都是台站资料,都是靠手抄,手分析来做的,相当原始的,做一件事情都比较慢。然后到了八十年代初我回来以后,我是82年初回来的,回来以后我们开始用计算机了,知道怎么用计算机更熟练地更习惯地用计算机来处理各种东西。

  当仁不让 任南海季风试验首席科学家

  在此后的十几年里,丁一汇辗转在各气象研究部门,但始终处在中国气候研究的第一线。随着东亚气候研究的深入,丁一汇发现在东亚地区,影响气候的主要就是雨季的季风,这就是南海季风。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南海季风试验组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丁一汇供图)

  丁一汇:中国雨季的格局它是决定于季风来回跳动的,季节跳动的,如果它发生了异常,本来就应该,比如说6月中要跳到长江流域,它不跳,那就异常了,异常以后,那长江流域就梅雨就干旱,如果到了七月中,它应该跳到华北,它不跳了,然后退了,那华北一定是干旱,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这样子使得我们感觉到这就是中国气候的一个核心问题之一,它不解决,你甭想做好你的气候预报,所以这样子,我们就提出了南海季风的实验。

  南海季风试验在当时是一个国家重大项目,它涉及到南海周边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气象局两家单位的大力推动下,国家批准了这一重大基础性大项目。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南海季风实验在1995年正式开始。由于南海季风影响到东亚的多个国家和地区,由此这一由中国牵头的实验项目,成为一项良好的国际性合作项目。

  丁一汇:日本是卫星,不断的给我们卫星资料,韩国、美国、中国台湾朋友,然后周边的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全部都参加这个里面来,所以是一个非常好的南海和平科学研究的先例。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南海季风试验第一次科学指导委员会会议(丁一汇供图)

  南海季风试验共有14个国家和地区参与,在连续几年的试验中,作为首席科学家的丁一汇带领项目组获取了大量实验数据,取得了许多重要研究成果。

  丁一汇:应该说从那儿以后我们对南海季风的认识才真正认识到比较深入了,它确确实实就是一个中国季风爆发的信号。这个是我们第一次对季风的认识,大规模从实践上推动了我们对季风的研究,现在我们中国季风的研究已经是在国际上都算国际先进水平了。以前中国的季风是不被认可的,人家只认印度季风,认为中国的季风就是印度季风的一个延伸,它强了以后延伸到你这儿来,你还有什么好研究的呢。现在大家已经认识到南海季风爆发以后,对整个东亚国家的雨带、雨季产生了一个根本性的改变,这个认识就是从那次试验开始的。

  勇往直前 奠定中国在国际气候界领先地位

  就在南海季风试验筹备进行的同时,另一项重要任务又落到了丁一汇肩上。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对气候变化等预测预报的要求,国家气候中心的建立水到渠成,而丁一汇再次成为国家气候中心的第一任主任。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第一工作组第八次会议 (丁一汇供图)

  丁一汇:我就是刚才讲的一个是应对气候变化,第二个要不断应对咱们国家提出来的这些旱涝的要求,第三我们要改进我们的,要用现代化的气候模式系统,这样子你才能在国际上赶上国际上的水平。

  国家气候中心成立后,在国家大力支持下,中国气候界开始了研究气候模式系统。这在当年重中之重的大项目,吸纳了七百多名科学家,其中骨干教授、副教授就有七十多名。丁一汇,再次出任这一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丁一汇:我当时主要做了两个首席,同时进行的,还有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的主席,三件事,因为我精力也比较充沛,身体也比较好,还都能对付下来。

  如果说南海季风试验、气候模式系统研究,使中国气候研究领域实现了许多从无到有的新突破,那么丁一汇几次代表中国参加联合国气候评估大会。并在会上先后被推选为副主席、主席,并获连任,更是奠定了中国在国际气候界的领先地位。而这一地位保留至今。

  主动请辞 当起了一名快乐的教书匠

  2000年,从未放慢过脚步的丁一汇猛然发现,自己竟已62岁。他主动申请退去领导职位,当起了一名快乐的教书匠。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丁一汇和学生的毕业留影 (丁一汇供图)

  丁一汇:我现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我还能坚持,一次到两次课,以前是三个小时,现在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我基本上还是能够坚持下去。

  2005年,丁一汇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作为一名满载盛誉的院士,丁一汇却说自己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丁一汇:我觉得所谓院士这个称呼当然很重要,说明他对你这个人的认可,这个我们也很高兴,应该说也是一个荣誉,我觉得这是一面。但是在很多实际场合,我自己感觉到,还有很多知识的缺陷。我每年都要讲六个月的课,我和学生不断地讨论问题、对话。学生提的问题,我实际上也是能答对一部分,其他的我答不上来,我回来都要查书。有人说查书你水平就低了,不对,他督促你学习。像我这么老了,学生提的问题督促你学习,我回来就查书,查书以后,我马上重新写讲义,写完以后,我很快就发给学生。我说我又有补充了讲义,学生很高兴,教学相长就是个样子。

  如今的丁一汇早已过了古稀之年,但他仍坚守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时光也没能磨尽他的锐气和精力。或许是他笑看风云的性格拖慢了岁月的脚步,或许是他已把生命投入到千变万化的大气研究中去,胸怀也如浩渺无际的烟云,变得无限开阔。(光明网记者 肖春芳)

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丁一汇和学生的毕业留影 (丁一汇供图)

  人物百科

  丁一汇,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特别顾问,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研究员。先后任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国家海洋局海洋环境预报中心副主任兼国家海洋预报总台台长,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和一些高校兼职教授,国家气候中心主任;世界气象组织东亚季风研究委员会主席,东京大学客座教授;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世界气候研究计划(WCRP)联合科学委员会执行理事,英国皇家气象学会国际气候杂志编委,中国气象学会与中国海洋学会常务理事。

  长期从事季风动力学,灾害性天气以及气候变化研究工作。多次参与和主持国家和部门级重大攻关和研究项目,为推动中国的气象业务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并在气候变化、亚洲季风以及中国的灾害性天气气候方面做出有理论意义和实用价值的创造性研究成果。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三等奖。2002年获何梁何利科学进步奖。参与和主持编写IPCC第一、二、三、四次气候变化评估报告,是国际上气候变化研究领域中有影响、有贡献的科学家之一。

  点击观看视频《中国工程院院士丁一汇:万里风云入襟怀》

[责任编辑:吴劲珉]

[值班总编推荐] 粉丝经济为啥难管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抵达阿联酋阿布扎比

[值班总编推荐] [光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