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赵致真:中国科普电视的历史经验和起死回生

赵致真:中国科普电视的历史经验和起死回生

2018-12-28 11:10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科学在荧屏上从“叹息”到“窒息”

  1987年,我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荧屏,莫让科学叹息》,得到时任广电部长艾知生的关注和批示。平心而论,当年全国的科普电视队伍虽然弱小和边缘,但毕竟能自成一格,还经常呼朋引类,彼此发出点“叹息”。

  1987年8月,中央电视台经济部主任王录牵头,在吉林组织了最早的全国电视台科技节目评审活动;同年12月,由北京、上海、天津、浙江、重庆等10省市共同在武汉举办首届科普电视展评会;第二年由安徽电视台做东;第三年移师重庆。

  北京台的孙永生,上海台的倪既新,重庆台的唐和平,山西台的韩北极,都是科普电视界的“一方诸侯”,上海《科普博览》曾创下收视率32%的奇迹;重庆台的《知识长廊》成为全市科普电视力量的大本营。而北科影1987年生产科教片76部;到了90年代,各省开办卫星频道,几乎都设置了科技栏目。

  但接着全国电视台科技栏目便出现断崖式的大崩溃。检点一下今天中国电视的风景线,比起30年前,频道翻了几十倍,但科技节目却反倒销声匿迹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土地,就没有农民。没有播出平台,科普电视队伍就会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作为一个行业,或者科普的一个方面军,今天中国科普电视的队伍已经不复存在了。科普电视本来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却被娱乐至死和金钱至上的粉香铜臭完全窒息,真是莫大的悲哀。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今昔对比,各行各业无不翻天覆地,科普电视却还在故园怀旧,岂非咄咄怪事。

  中国是世界唯一颁布《科普法》(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的国家,明确规定“科普是公益事业”,但科普电视却被抛进商业大潮中自生自灭。“李约瑟之问”和“钱学森之问”也许都过于宏大和高深。那么谁能诚实地回答一个简单的“小学生之问”:为何中国什么频道都有,却唯独没有科技频道?

赵致真:中国科普电视的历史经验和起死回生

本文作者:赵致真

  “科技频道”是怎样功亏一篑的

  大约很少有人知道,18年前,中国科学界就曾经大张旗鼓,兴师动众,争取开办电视科技频道。但最后以一步之差,功败垂成。

  1998年,周光召、朱光亚、吴阶平、卢嘉锡、雷洁琼5位科学界领袖联名致函国家领导人,请求由中央电视台牵头或者在全国电视台招标,开办科技频道。1999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辜胜阻提案开办电视科技频道,《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都做了报道;1999年12月第二届全国科普工作会议上,我做了一篇大会发言,呼吁筹建电视科技频道,《人民日报》2000年1月1日千禧版,全文刊登了我的发言。

  政府和科技界当年是说干就干雷厉风行的,中央有关领导在相关报告上批示:“同意所提意见,要落实,要作为一件大事来抓”;中国科协作为具体实施单位成立了“筹备工作领导小组”,我是四位组员之一。具体的框架方案是,由中国教育电视台拿出一个频道作为播出平台;由国家财政全额拨款;我辞去武汉电视台台长职务,担任电视科技频道总监;从已经在央视7套每天播出1小时的《科技之光》团队中,选拔骨干30人至50人调到北京,与中国科协声像中心合并,组成电视科技频道的基本队伍。

  那是一段热火朝天的日子,我们的办台方针是:“调动千军万马,自建精兵一支”。经过摸排调研,全国各地电视台,北科影、上科影、农影,中央各部委办,地方科协和科技馆的音像机构,共同支撑一个电视科技频道绰绰有余。我们的节目表都编排停当了,从早晨7点至凌晨1点,每天播出18小时,其中6小时新节目,重播2次。

  2000年11月,中国科协领导向中央书记处汇报电视科技频道的筹建情况。也是在这次会议上,相关领导一方面肯定科技频道很有必要,一方面提出由中央电视台立即筹建,并得到落实。

  至此,中国科技界上上下下忙活了一年的电视科技频道终未能成功。

  18年过去了。如果电视科技频道一直办下去,相信会有海量的优秀科技电视节目生产出来,会让全国科普电视队伍作为一个整体生存下去,甚至会对“娱乐至死”的颓风起到一定制衡和抵消作用。

  央视十套不是“科技频道”

  随后,中央电视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动接受紧急任务,仓促推出央视十套。但却在两个最基本、最重要的原则问题上打了折扣和做了变通。

  首先,央视十套没有按照“科技频道”来定位。18年来有目共睹,央视十套以“教”为主,以“科”为辅。文教节目也许相对胜任愉快,科技节目却始终处于弱势,甚至一度误入歧途,这在世界科普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第二,没有“充分发挥地方台作用”和凝聚全国力量,而基本满足于自编自演。试想如果《人民文学》只发表本刊编辑写的小说诗歌还值得期待吗?如果德国《物理年鉴》只登载自己编辑部的文章,1905爱因斯坦奇迹年也不会出现了。 “阵地意识”如果理解为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难免成为“国家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私人化”的堂皇借口。

  18年来,央视十套多有建树,但如果说这就是中国科技电视的门面和主打,毋宁说是阴差阳错的历史误会和“不能承受之重”。

  《科技之光》是中国科普电视命运的缩影

  不妨像生物学家用大头针钉住蝴蝶标本那样,把《科技之光》当作中国科普电视的一个典型案例来考察。

  1986年武汉电视台成立中国电视界最早的科技部,便是《科技之光》的前身。1995年5月8日《科技之光》和初创的中国教育台合作,通过卫星频道每天播出1小时。当年8月,中央电视台杨伟光台长指示总编室发来公函,邀请武汉电视台科技节目在央视播出。杨伟光台长以高度的清醒和宽阔的心胸,在短短100多字的来函中,明确无误地4次指出,中央电视台是开办“科技频道”,“需要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尤其是需要充分发挥全国电视台系统的优势”。1995年11月25日,《科技之光》开始在央视7套每晚8点到9点播出1小时。从此创造了高歌猛进的5年辉煌。根本原因在于央视对《科技之光》视同己出和放手放心。

  《科技之光》专门从清一色的理工科毕业生中招聘近40人,组成高素质的编辑记者团队,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最早把转播车开到西昌卫星基地录制电视晚会《飞出地球村》;我们几乎采访了所有重点科研院所和几百位两院院士;建国50周年之际,我们拍摄了全面展示中国科学发展概况的30集大型系列片《共和国的科学档案》;我们摄制的《和三峡呼吸与共》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我们拍摄的《追寻永乐大钟》、《守护敦煌》在巴黎科技电视节击败BBC等世界强台选送的节目获得大奖;我们和美国最著名的科学电视机构WGBH分享联合国教科文儒勒·凡尔纳奖;从2000年至2006年,《科技之光》组织和承办了4届“北京国际科技影视展评研讨会”。

  国家给了《科技之光》很高的荣誉。1995年全国第一次科普工作会议上《科技之光》被评为先进集体;1996年《科技之光》播出一周年,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研讨会,朱光亚、吴阶平等科学家和杨伟光台长出席讲话;1998年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科技之光》播出3周年座谈会,众多科学家和领导人密集到会,这是中国科普历史上不可复制的巅峰时刻。

  2000年,随着中央电视台领导的变更,《科技之光》从央视七套转入新开办的央视十套,一切都从根本改变了。栏目选题受到限制,制作的重要节目《守护敦煌》、《科技与奥运》、《世博会的科学传奇》、《科技春晚》、《丁肇中的阿尔法磁谱仪》、《神奇科学》、《播火录》等等,都没有在央视十套播出。历经“温水煮青蛙”,《科技之光》播出时间一步步从晚8点推迟到深夜11点半;播出时长从1小时减到半小时;播出频次从每周7天变到5天,最后每周仅播出2天。到了2017年,央视十套改版之时,取消了《科技之光》。

  科普电视的出路在于互联网+主流媒体地位

  没有一个播出平台,就没有科普电视的一切。时序进入互联网时代,科技电视传播无疑需要全新的互联网思维。但怎样才能通过“互联网+”,让电视科普队伍“耕者有其田”,让热爱科技的观众“饥者歌其食”呢?

  我们的思路可以渐渐清晰了:今天电视科技频道所需要的互联网+,不仅加上广阔的平台,还必须像18年前那样,加上国家级主流媒体的地位、资质和名分。让科技电视作品在这里播出,比起上央视和卫视更有权威感、荣誉感和成就感,更能流传广泛和影响深远,更能“得其所哉”和“修成正果”。

  都说视频是媒体传播的最高形式,当前互联网上的科技视频虽然新秀争出,但基本仍是游击队、团练营。我们缺少一个正规军、主力军。

  媒体的信誉和声望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芝加哥大学《天体物理学报》一向籍籍无名,钱德拉塞卡到来后,很快办成了世界最顶级的天文期刊。靠着中国科学界的整体优势,国家科普经费大力扶植,完全可以迅速把电视科技频道打造成最可靠的信源,最前沿的窗口,最高产的良田,最完备的数据库。不仅能通过有线网接入电视用户,还能通过互联网覆盖电脑和移动终端,并与各大视频网站互动。18年前设定的目标今天都能完成,18年前无法想象的功能今天也能实现,而总成本至少降低一个数量级。中国电视科技生产力将得到空前解放,濒临灭绝的科普电视队伍将如涸鲋得水和起死回生,并在严格的“播出门槛”前不断提高;中国科技大军波澜壮阔的实践将得到最充分的记录、传扬和存档,拿出和BBC同一级别的科普大片也并非遥不可及。

  而真正的“最大便宜”在于,当亿万财富构建起来的互联网变成了娱乐工具、社交工具、购物工具、支付工具、交通工具时,我们只消“依计而行”,就能马上分一杯羹,把庞大的互联网变成科普工具,比起另建任何科普设施要合算百倍。这笔账,早就应该恍然大悟了。一言以蔽之,让18年前未能出发的科技电视“列车”,在今天5G的“高铁”上奔驰。

  当我得知国务院成立“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的消息时,不禁暗暗点头。看见主要职责写着“研究、审议国家科技发展战略、规划及重大政策”,更沉思良久。总书记多次论述:“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毋庸置疑,科普工作宏观的顶层设计,也应该是“国家科技领导小组”义不容辞的职责。18年前为开办电视科技频道,周光召、朱光亚、吴阶平、卢嘉锡、雷洁琼等科学界前辈挺身而出。今天应该有更好的环境和条件。我仍然寄望科学界,不忘18年前的耿耿初心,重整旗鼓,再图大计,让中国科普电视在新时代生存、发展和繁荣。

  (本文是赵致真在中国科普作家协会2018年会上的大会报告发言,由张志敏博士根据录音整理,有部分删改,经作者授权刊发)

[责编:战钊]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2019年春运开始

  • 高铁“洋班组”助力春运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20强将进入4月21日-25日在大连理工大学举行的总决赛。
2019-01-21 19:02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此前向媒体透露,得知中国要发射“鹊桥”中继星并探测月背时,美国科学家向中方提出了多项合作请求。
2019-01-21 10:07
研究人员还指出,新技术也可以用于神经科学以外的研究,如艾滋病病毒如何逃避免疫系统、癌细胞如何与周围细胞相互作用等问题。
2019-01-21 10:04
在世界舞台上与同行高手竞技,我们必须要自创一派“中国功夫”科研道路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积累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实现创新。
2019-01-21 10:02
在支持结束后,设备备份功能将延长3个月至2020年3月10日;照片上传和现有设备恢复备份等功能则可能延长1年时间。
2019-01-21 09:55
如果大气透明度足够好的话,公众可于当日清晨欣赏到双星“欢聚”天空、“星星相吸”争俏天宇的美丽画面。
2019-01-21 09:55
内华达山脉公司称,从这次测试中收集的数据将有助于帮助“追梦者”号的最终设计。
2019-01-21 09:54
1月16日,被誉为“中国氢弹之父”的于敏院士与世长辞,享年93周岁,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他隐姓埋名28年,连妻子都不知道他从事的是“这么高级的保密工作”。
2019-01-21 09:54
这款机器人可在有黏性或快速流动的液体中移动,并不会引起身体的排斥反应。在通过狭窄的血管等曲折的系统时,它的速度、方向和可控性都不受影响。
2019-01-21 09:47
综上来看,月球基地可以开展科学实验,可以为人类登陆火星提供测试场地;另一方面,私人企业也可以通过采掘氧气和氢气作为燃料来获利。
2019-01-21 09:47
天文学家迄今一直未弄清楚“奥陌陌”究竟是何方神圣,因为它兼具彗星和小行星的特性。
2019-01-21 09:44
豪斯曼称,这项研究的意义还在于,原料纤维素是地球上最丰富的天然聚合物,结晶纳米纤维素的使用方法简便且成本低廉。
2019-01-21 09:44
输入你想要的材料性能,新的理论会告诉你需要合成什么材料,这一概念也可以用来研发具有卓越抗菌性能或其他特性的新材料。
2019-01-21 09:44
记者从北京世园局了解到,世园会将充分展示5G技术在远程医疗、无人驾驶、无人物流和无人机等多行业的创新型应用示范。
2019-01-21 09:44
毛有东介绍,这些三维结构展现了惊人的时空连续性,生动呈现了原子水平的蛋白酶体和底物相互作用的动态过程。
2019-01-21 09:43
海宏号的启用,意味着跨海隧道工程领域,中国又掌握了一项绝技,给海底长大隧道施工开辟了新天地,因此被媒体广泛关注。
2019-01-21 09:43
2019年气象部门将发展智慧气象服务,推动智能生产、双向互动、集约高效的气象服务能力建设,试点开展面向公众的个性化、定制化气象信息服务。
2019-01-21 09:36
据了解,这款列车是目前国内最轻的铝合金地铁车辆,采用B型铝合金车体,每列车共六节车厢,最高时速达80公里,最大载客量为2062人。
2019-01-18 09:16
IPCC此前认为,稻田秸秆还田对甲烷排放的促进效应仅与还田量有关,与还田年限无关。该成果不仅可为全球稻田温室气体排放估算提供重要参数,更可以矫正社会对稻田秸秆还田的认识。
2019-01-18 09:15
基因测序技术是生命科学和生物科技的核心技术之一,目前正处在从主流的二代测序技术向三代技术进行产业升级的过渡阶段。
2019-01-18 09: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