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百鸟之王”的悲剧

2018-06-01 10:39 来源:科技日报 
2018-06-01 10:39:14来源:科技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佳兴

  孔雀被誉为百鸟之王,体态优美,光彩艳人,娉婷悦目。它被视为文明之鸟,寓意美丽吉祥富贵,不仅是傣族的民族象征和崇拜图腾,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中国文化史,象征身份权势的孔雀补、孔雀花翎,以及民间喜闻乐见的孔雀舞、孔雀画、孔雀纹等,一起构成了特有的孔雀文化体系。

  美不尽言的孔雀有着王的专属骄傲,然而,时过境迁,君不见满屏绚丽后的软弱,亦不知山穷水尽时的“生离”与“死别”。

  20世纪90年代后,我国大量引进蓝孔雀进行饲养,“孔雀”被迫改名为“绿孔雀”,人们又进而将绿孔雀、蓝孔雀统称为孔雀。绿孔雀和蓝孔雀是完全不同的物种,两者在生物分类学中为同属不同种,差别等同于大家熟悉的宠物狗和狼。

  绿孔雀在中国文化中代表着“美丽吉祥富贵”,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性格凶猛,但已濒临灭绝,主要分布在中国及东南亚国家,有三大亚种,并可进一步分为九个细分亚种,其中三个细分亚种已灭绝;蓝孔雀是印度文化中的神鸟,后来在西方文化中又陆续衍生出“傲慢自大、目中无人”的贬义,主要分布在南亚国家和伊朗,物种单一无亚种,作为引进品种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性格温顺,易于养殖,国内饲养的蓝孔雀目前售价一般为500元。

  平日里人们耳濡目染的多是蓝孔雀,但其形态、声音均远不如绿孔雀,尤其是雌性蓝孔雀外形丑陋,而雌性绿孔雀和雄性绿孔雀落羽期的外观相近,同样美得令人窒息,随着时间推移,普通人已难以准确说清两者的区别,只能从字面意思进行理解,结果越来越多的人错把“冯京”当“马凉”,分不清李逵李鬼,将中国文化中的孔雀形象张冠李戴给了蓝孔雀,“外来户”蓝孔雀则一步一步“顺应民意”鸠占鹊巢,窃据了百鸟之王的昔日荣耀,而绿孔雀离“王者荣耀”则越来越远。

  与指鹿为马的“生离”相比,赶尽杀绝的“死别”更令人唏嘘。我国历史上绿孔雀曾遍布于湖南、湖北、四川、广东、广西、云南和西藏等地区,目前仅剩云南和西藏还有分布,其他区均已灭绝,是中国最濒危的野生动物物种之一。1995年中科院和云南省联合调查结果显示,绿孔雀种群数量约1000只,2014年中科院调查显示绿孔雀种群数量已不足500只。

  赶尽杀绝的套路似曾相识——无限制的开发、无底线的盗猎和无常识的混养。南宋《桂海虞衡志》曾记录广南西路有“以鹦鹉为鲊,以孔雀为腊”的风土民俗,当地居民对绿孔雀的偷猎盗猎时有发生;雪上加霜的是,很多机构将绿孔雀和蓝孔雀混养交配,加速了纯种绿孔雀的灭亡。

  总体来看,绿孔雀濒临灭绝的主要原因,是栖息地的破坏。绿孔雀对栖息地的环境和空间都有很挑剔的要求,需要同时符合树木稀疏、林下空旷、地势平坦、食物富足、水源充沛、易于隐蔽、无人为干扰等条件。云南地区热带季雨林刚好符合这些要求,其原始状态下的河谷生态被称为绿孔雀仅剩的栖息地。一般情况下,该区域天然河流河滩旁上百平方公里面积的自然栖息地,才能维持一个绿孔雀种群。但如今,大量已经建成或即将开建的小水电破坏了当地的干热河谷生态系统,季雨林严重毁坏。

  建一个小水电,淹几十里原始森林,毁掉一个区域生态系统,灭绝一个珍贵物种,哪怕这个物种代表了民族文化和精神信仰,这是人类颇为拿手的“绝活”,也是无数生态悲剧的缩影。

  悲乎,百鸟王!你轻身飞走,影避凡尘,将沉重羽翼甩给了世人;浮生若梦,无力挽救,只盼前路再渺茫,良知尚存。(茆京来)

[责任编辑:张佳兴]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