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or恶魔?杀or留?狼重归欧洲如何与人类相处?

2018-02-11 09:09 来源:网易科学人 
2018-02-11 09:09:45来源:网易科学人作者:责任编辑:白璐

  出品| 小小

  今年冬天,100年来第一只狼来到比利时,完成了这种动物重返欧洲大陆的使命。但是欧洲人能重新学会如何与这些掠食者共存吗?

  对某些人来说,狼就是一种吃肉的獐鹿,是一种适应性极强的动物,能够与人类和平相处。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它们却是一种恶魔般的杀戮机器,它们的存在象征着城市对乡村生活的蔑视。

  狼群正在欧洲重新崛起。今年冬天,它终于重新征服了比利时,这是欧洲大陆上最后一个在数十年迫害之后重新引入狼群的国家。1992年从意大利到法国,再到本世纪初从波兰到德国,狼群重新出现在欧洲人口稠密的地区,而人们对它的生活似乎没有任何记忆。

  专家们表示,德国狼的数量正呈“指数级”增长,并蔓延至卢森堡、荷兰和丹麦。而去年春天,丹麦200年来首次发现境内有狼群出现。

  狼受到欧盟法律的保护,但日益高涨的敌意正促使一些政客努力将其扼杀。在去年的抗议活动中,法国批准捕杀40多只狼。而当德国狼群的数量达到60个时,该国农业部长最近提出,数量必须通过捕杀来控制。芬兰已经将狼的数量减少到150只。而今年冬天,挪威的狼数量只有不到100只。

  图2:法国的饲养者们在里昂游行,他们举着横幅,上面写着“禁止狼群”,以吸引人们注意狼对羊群的攻击。

  不久前,法院驳回了挪威分会(WWF Norway)的一项法律挑战,这一事件在挪威各城镇引发了抗议活动。自然资源保护论者正在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但下一次开庭日期定于4月份,也就是在猎狼季节结束后。

  挪威政府每年只需要4到6只狼崽。WWF Norway的环保主任英格利德·洛尔德(Ingrid Lomelde)说:“我们正把狼群数量降至极度濒危的水平,我们认为这是违法的。”洛尔德认为,对狼的敌意是由在农村地区寻求选票的政党推动的。他说:“农村和更多城市地区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冲突,狼成为了农村地区人们想要夺回权力、减少中央集权决策的象征。”

  但是,对于黑德马克的农民、农民 联盟负责人埃林·阿斯-翁(Erling Aas-Eng)看来,狼的数量似乎太多了,它们已经成了城镇与乡村之间的鸿沟。阿斯-翁表示:“城市与乡村的距离越来越大。一代人以前,每个人的祖母几乎都住在农村。而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来说,他们已经不再熟悉乡村生活。”

  阿斯-翁表示,挪威政府提供财政支持,帮助陷入困境的农民从养羊转向养牛,但很难改变商业模式,夏季牧场也不会永远支持养牛。挪威的高地牧场并不茂盛,其他欧洲小国也同样如此,羊群不能安全的圈养。阿斯-翁说:“我们需要大量的电线和电力支持,而且大多数时候,狼会找到穿过栅栏的路。”

  许多农民宁愿挪威的少数狼群也不存在。阿斯-翁表示:“我们的观点是,挪威不应该有狼。最初的斯堪的纳维亚狼群在20世纪50年代就灭绝了,这些狼是在俄罗斯的大野狼种群中重新进化而来的。让它们进来不是个好主意,这引发了巨大的冲突。”

  自从2000年第一批狼群来到萨克森州,德国在如何适应狼群的回归方面走在了前面。许多德国州都有“狼专员”,他们需要与农民合作,为他们提供电动围栏和家畜警卫犬。农民获得金融支持,牲畜受到袭击可获得慷慨的赔偿。

  在萨克森州,一项管理计划确保了捕猎牲畜或距离人群过近的“问题狼”佩戴GPS项圈,以便了解它们的行为,并利用橡胶子弹吓阻它们,射杀“问题狼”是最后的手段。

  公共教育鼓励人们接受狼群回归。在政府资助的Wolves in Saxony项目中,当地人受到教育,把狼的粪便带到学校里(研究显示,德国狼的饮食是獐鹿,其次是红鹿和野猪),孩子们在角色扮演游戏中假装狼或鹿。

  2006年,萨克森州84%的民众对狼持正面或中立的态度。但是,随着狼的数量增加,Wolves in Saxony项目发言人菲利普·科布(Philipp Kob)表示,持上述态度的人比例将会下降。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科布说:“在生态层面上,狼会成为稳定的种群,但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界定人类对狼群的接受程度。”

  德国勃兰登堡州的“狼专员”瓦里斯卡·德佩利格里尼(Valeska de Pellegrini)对此抱有希望,她说:“如果我们不习惯某样东西,就会感到害怕。当狼出现在新的地区时,人们会有很多犹豫,他们可能不喜欢狼,但是如果他们学会了与其共存,人们就会对狼更加友好。可是如果政治体系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我怕这些狼会遭遇悲惨的命运。”

  瑞典农业科学大学的生态学副教授圭劳姆·柴普龙(Guillaume Chapron)说,未来必须“共享土地”,人类和狼群在人口稠密的地区共存。

  图3:在欧洲文化中,狼通常被描绘成杀手形象

  当柴普龙赞扬德国人努力适应狼群回归时,他说北欧的其他国家“是避免食肉动物保护的典范”。他发现在欧洲南部,人们与狼一起生活的意愿更强,尤其是在伊比利亚半岛,那里有3000只狼。

  柴普龙称:“我的直觉是,在北欧国家,我们希望社会运转良好,遵守规则,政府负责一切事务。当你在一个一切都应该运转良好的社会里有个制造麻烦的物种时,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而在南欧,我们接受社会有点儿混乱的现状。当狼制造麻烦时,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

  柴普龙认为,欧洲必须向非洲学习。他说:“这是对世界的侮辱,作为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挪威却容不下50只狼。而在博茨瓦纳、莫桑比克和非洲其他极端贫穷的国家,人们正在努力保护他们的狮子。想象一下,如果这些国家想要杀死他们一半的狮子,会引发怎样的抗议?我们需要非洲国家教我们——富裕的欧洲人,如何与掠食者共存。”

[责任编辑:白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