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多少考验,才能成为一名特种兵

2018-02-08 09: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2-08 09:23:22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吴劲珉

  临近春节,一场大雪将贺兰山地域的气温降到零下20摄氏度,在被誉为“猎人基地”的第76集团军某特战旅综合训练场上,来自不同部队的152名战士正在这里接受特种部队的挑选。他们中,有的只有18岁,有的已过而立之年,但为了实现成为一名特种兵的梦想,他们不断挑战身体极限,展开激烈角逐。

  月工资少拿1800元,退伍费要少近10万元……放弃原单位较高的福利待遇,选择来当特种兵,下士铁世财的选择让很多人不理解。

  铁世财的老家在农村,每月工资一发,立即转给父母补贴家用,他工资的高低直接影响着全家人的生活质量。

  但铁世财坚定地说:“钱什么时候都可以挣,当特种兵的机会只有一次。”

  铁世财对特种部队的伞降、潜水等高难度课目非常向往,“当兵就该过这样的生活。”他说,就是想挑战自己,“如果我的军旅生涯中能走出国门,代表中国军人与外国军人同台比拼一次,这一生就足够了。”

  27岁的上士关攀攀也想当特种兵,“参军9年,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充实过,当然也从没像现在这样累过。”他感叹说。

  关攀攀的老单位和特战旅驻扎在同一个小镇上,营区相距不过1公里。但就是这1公里的距离,他走了整整9年。他原本是一名炮兵,操作了9年某型高炮,所属十几个专业门门清,算是高炮专业的行家里手,但关攀攀对自己的评价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当兵这么多年,他总是一边干好本职工作,一边做着特种兵梦。

  同样是从军,为什么一定要当特种兵?

  关攀攀说,他渴望能在特种部队接受更严酷的锻炼;下士李少晖想在特种部队提干;下士宁康是为了实现父辈的夙愿。预选特种兵集训队提供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18%的战士想到特种部队的目的是为了锻炼自己,22%的战士选择了“实现梦想”,55%的战士是为了立功受奖、考学提干、出国留学以及退伍有更好的发展。

  预选特种兵集训队队长、某特战旅副旅长张宝明说,考学提干、入党立功、出国留学、参加比武……战士们的梦想汇集起来,其实就是强军梦,特种部队期待更多优秀的战士来这里实现梦想。

  但要成为一名特战队员并不容易。

  “不努力,只能被淘汰……”下士宴意对集训队领导的这句话印象非常深刻。他身高172厘米,是所在单位公认的优秀战士,但有恐高这个短板。宴意原本是一名坦克兵,平时基本上不用攀高,但在特种兵选拔中,攀登是基础课目。从十几米高的攀登楼上垂下两根细绳子,一根供参训者攀爬,另一根系在腰上做保护。

  宴意抓着绳子爬过二楼,就紧张得手心冒汗,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还差点摔下来。为了克服恐高,宴意让队友用保护绳将自己吊在半空中,像“放风筝”一样来回摇摆。

  教练班长冯吉于心不忍,委婉地劝说他放弃,但宴意说什么也不肯。

  经过多次训练,保护绳把宴意的肚皮磨得血肉模糊,但他终于成功克服了恐高症。

  上士杨华龙从报名参加特种兵选拔那一刻开始,就做足了吃苦的心理准备。但高强度、持续性的训练还是把他“整蒙了”。

  集训队的生活距离“人性化”很远——早上6点15分起床开始训练,除了短暂的就餐和午休,全天持续开展各类体能、技能训练,一直到晚上11点半。

  杨华龙最怕的一个课目叫“极限冲圈跑”——在一个小时内,第一圈800米,第二圈600米,第三圈400米,就这样不停循环往复。每一圈都是队员一并放行,跑到第一名的人可以停下来进行其他项目训练。

  冲圈跑想要跑在前面,就必须拼尽全力,但爆发力好的战士很多,5~6圈冲下来,任你体能再好,速度也提不起来了。杨华龙今年31岁,是预选特种兵队伍里年龄最大的队员,爆发力并不占优势。因此,每次开展“极限冲圈跑”,他都从开始跑到了结束。

  “想放弃的念头每天都有,但只要一萌芽,就必须让它熄火。”那一瞬间过后,他就会和其他队友一样,继续奋战在练兵场上。

  集训队副队长陈勇介绍说,来特战旅参加选拔的152名战士只是今年报名参选人员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战士在本单位接受初考时就被刷了下去。那些被卡下的战士,围着陈勇一遍一遍说好话,但“不达标,谁也没法通融”。

  他记得,下士王淳在入队考核前一天闪了腰,结果没能通过资格考核,还没开始训练就被淘汰出局。王淳走时,在训练场上久久不愿离去,眼泪都流下来了。

  下士屈强鑫以前训练时手腕骨折过,在倒功训练时旧伤复发,只能被淘汰。他知道自己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再参加特种兵选拔了。返回原单位前,他找教练班长借来了特种兵的迷彩服,在训练场拍了张照片作纪念。

  下士王伟因为10公里武装越野没能完成,是第一批被淘汰的队员。虽然被刷了下来,他还是铆在训练场上,和大家一起继续训练,直到回原单位的火车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了,才匆匆跑回宿舍收拾行李。临走前,还在打听下一次预选特种兵选拔的时间。

  集训已经开始一个月了,队员们平均每人穿烂了1双作训鞋、3双袜子,体重多的降了9公斤。截至目前,已有37名队员被淘汰,但没有一名队员是因为训练强度大而主动要求退出的。

  “选拔还在继续,淘汰远没有结束。”集训队副队长陈勇说,集训队设置了极限体能、40公里定向越野、多种武器射击、潜水、武装泅渡等近50个课目、100多项考核内容,每一天、每一个课目都是考验,要“通关”并不容易。

  有多少人能通过考核最终留下来成为一名特种兵,到现在还无法确定,但这些预选特种兵队员明白,只有成绩靠前的人才更有希望。

  春节将至,集训队下发的训练计划表上,过年有6天假期,但下士罗成说,他只给自己放一天假,其他时间都制定了详细的体能突击计划,他的目标是进集训队前10名。(李审荣)

[责任编辑:吴劲珉]

[值班总编推荐] “纸螃蟹”遇冷,市场回归理性

[值班总编推荐] 谱写农业农村改革发展新华章

[值班总编推荐] [成果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