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科普频道> 正文

是时候聚焦科研人员生存环境了

2017-03-15 09:06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7-03-15 09:06:31来源:《中国科学报》作者:责任编辑:宋雅娟

  ■韩天琪

  两会期间,各种关于科技与创新的话题不断见诸媒体,从制度改革到政策红利、从经费管理到成果转化、从大项目大装置到人才培养资金使用,几乎涵盖了科研人员共同关心、关切的所有问题。

  然而,突然之间,一封发在水木论坛上的帖子重磅袭来,大有使之前的讨论变得无足轻重的感觉。那就是,对于科研人员而言,最令人揪心的也许不是经费报销如何繁琐,也不是科研评价公不公平,而是如何生存在一线城市。

  这篇名为《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帖子的主人公,名校毕业后进入领域内最好的科研机构工作,却因子女入学和房价过高不得不选择离开北京。也许有人会说,做学问要甘于坐“冷板凳”、要守得住清贫。但一线城市科研人员面对的种种困境却是现实,如收入不足以购得立锥之地,如因户籍、房子问题造成子女入学困难,又如不断高涨的房租和频频更换租房的困扰,等等。

  在科研领域,他们是受人尊敬的青年科学家,而走出实验室,他们并没有过上体面、稳定的生活。“居大不易”,科研人员“居大”更充满着纠结和矛盾。离开一线城市,往往意味着离开国内顶尖的学术机构和科研平台;留在这里,自己和家人就只能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走或留,已经不是一个选择那么简单,而是要在理想和生存之间抛弃一方,这对于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科学家来说,该是多么无奈!

  不可否认,生活压力问题存在于社会各个层面及领域,单独拎出科研领域似有沽名钓誉之嫌。但从国家鼓励科技创新、倡导尊重知识分子、积极为他们营造良好发展空间的角度看,强调优先解决好科技工作者的生活问题,让他们放下负累、专注于创新研究的要求值得考虑。

  有人也许会说,这个“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是个特例,而且基于种种考虑的人才流动也属正常现象,不宜过度解读。这样的观点显然过滤了房价、教育、入学、就医等城市生活成本持续高涨的残酷现实,也过滤了他们面对困境滋生的种种焦虑和愤懑。这种观点的潜在逻辑还在于:社会大环境已经如此,进而对每一个真切的“逃离”都视而不见,甚至习以为常。

  近些年,科技领域体制机制改革倍道而进,涉险滩、啃硬骨头,创新活力得以不断释放。但在“象牙塔”之外的现实社会,社会领域的有些改变依然相对迟缓,总体生活成本的居高不下,乃至各种资本、商业及权力对于科技圈的侵蚀,已经显著影响并阻碍了创新推进的步伐。举一个颇具普遍性的例子,成年人可以忍受蜗居、户籍等种种挑战,但如果他们的下一代也要忍受从幼儿园教育就开始的种种门槛、限制,那么他们很可能会选择“逃离”——逃离一线城市,逃离科研。

  是时候将目光聚焦在科研人员的生存环境上了。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经费管理制度改革、职称制度改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政策等与科研环境相关的改革措施,面向的是驱动创新引擎的广大科研人员,而生活的尊严、基本的保障、身体的健康、家人的安好则是保证这些“创新舵手”们奋勇前行的必要条件。让科研人员不再为生活窘迫而烦恼,心无旁骛地登攀科学高峰,不仅是一个群体的希望,更是一个国家的希望所在。

[责任编辑:宋雅娟]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