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程院院士张东晓:科研评价体系怎么改?

2017-02-28 10:1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7-02-28 10:14:59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宋雅娟

  撰文 | 吕浩然

  23岁到美国攻读硕士,26岁取得博士学位,36岁做正教授。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张东晓不仅完成了由地质工程到水文学的专业转换,还顺利拿下了博士学位。“这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中国的学制在时间上是有要求的,但在更加重视‘质量’的西方却允许甚至鼓励这样特殊的案例”,张东晓说。

  作为东、西方教育及评价体系的亲历者,张东晓坦陈,中国与西方的评价体系确实存在差异。

  “质”与“量”的差异

  “国外可能更重视‘质量’:导师、同行会对候选人的工作做出评估,如果认为候选人的研究有深度、有价值,符合其‘质量标准’,即可拿到相应的学位或者某个职称;而国内可能更重视硬性的‘数量’,例如必须学习或工作足够的年限,或者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文章累计获得多少影响因子。在某些情况下,这些都是毕业或晋升的‘硬指标’”。不同的评价标准原本各有利弊,当然产生的结果也不尽相同。

  不仅如此,张东晓也指出,近年来国内以发表CNS(Cell、Nature、Science杂志的简称)为目的的研究风气“有些过头了”,在高水平的学术期刊发表研究成果本是一件好事,但以此为目的去做科研,甚至去迎合期刊的“口味”,这与研究的本质有所悖离,“在国外一流大学,有CNS文章发表,大家都会感到高兴,却不会以此或其它高影响因子文章作为唯一的评价指标,那是三流大学的做法”。

  “以北大工学院六个系中的材料与力学两个领域为例,材料的杂志影响力都相对较高,文章的发表周期也很快,力学的杂志却恰恰相反”,张东晓表示,如果两篇文章同时发表在这两个领域的顶级学术期刊上,尽管对其领域所产生的推动意义和价值在长期来讲可能差不多,但在国内的评价体系下则可能对研究者产生不公平的影响,“流体力学顶尖的学术杂志之一,JFM(Journal of Fluid Mechanics),影响因子只有二点多,如果放在材料领域却是很不起眼的。如果单纯以论文发表期刊影响因子为衡量标准,那么工学院所有的奖励或晋升机会都要给材料系老师,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不仅如此,一个相对残酷的事实是,有些研究成果尽管极大地推动了该领域的发展,却永远都不可能发表在CNS这类杂志上,因为每个杂志涉及的专业领域不同,兴趣点也不一样。”张东晓说。

  “所以在评价一位研究者的工作时,要进行综合的考量,需要同行的评价和认可,而不是单纯地设置一个条框,以文章数量、影响因子数量来衡量”,张东晓指出,“在同行中得到什么样的尊重,获得什么样的认可,是否是重量级学术协会或机构的成员,获得了哪些专业领域的荣誉,哪些工作对其所在领域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这些都可以为综合评价一位研究者的工作提供参考,而不是单纯以CNS发表文章数量、影响因子大小作为依据”。

  对北大工学院“动刀”

  十年前,张东晓参与创办了北大工学院,他出任副院长,主抓人才引进、教职员工的评估晋升和学院的战略发展。2010年,张东晓全职回国担任工学院常务副院长,并于2013年从创院院长、中科院院士陈十一手中接棒,担任院长职务。

  北大工学院重建之初,就以世界一流工学院为目标,采用与国际接轨的院长负责制、教授治学(院)、预聘制、年薪制以及国际化、个性化的人才培养体制。经过十年的摸索和发展,工学院作为北京大学教学、科研和管理改革的试验田,在学生培养、学术人才引进、教师队伍建设、学科发展等方面都取得了出色的成果。对于一个学院,人才是根本,而人才引进、培养和评价体系是保障。张东晓博士毕业后先后担任了美国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资深研究员、俄克拉荷马大学石油和地质工程系米勒讲席正教授(终身制)、美国南加州大学Marshall讲席正教授(终身制)。这些经历使他对美国大学、科研机构有深入的了解。在洞察到中国高校在人才引进和评价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时,结合这些宝贵的经验和当时的国情,工学院探索了一套全新的评估体系。

  “在选任制度上,我们在北大率先开始了预聘制(Tenure-Track)的尝试,这也是西方较为普遍的形式”,张东晓解释道。所谓预聘制是根据教员的具体情况,北大工学院与其签订三年或六年的合同。在合同期满的六个月前开始对其进行考核。该考核程序包括本人填写教学、科研和服务业绩表,国内外同行对其业绩和水平进行评价,教授评审委员会形成评估建议,院、校学术委员会形成最终评估意见等,“在评估的过程中,工学院会征求10位国内外同行对于被评估者的评估信,国外7封,国内3封。因而能够客观地评价该教员的学术水平,是否对其所在领域做出了深入的工作和具有影响力的贡献”。

  合同期满且评估结果不合格者,将无法继续留任工学院,这打破了以往高校教师工作形同“铁饭碗”的局面,以“优胜劣汰”的方式提升了教职员工的整体素质水平。在这一新机制的保障下,北大工学院现拥有“院士”“长江”“杰青”等国家级头衔的人才占全部教员的50%以上,“正因为有这么好的教员,北大工学院的人均科研经费、人均科研产出也是最高的,去年工学院的科研综合评分在北大所有的院系里名列第一,比第二名要高出很多”。

  管理者的深远影响

  谈起此次当选NAE院士,张东晓表示,“NAE对于院士的提名和选举过程非常严谨,只要你的研究工作有价值,或者说对于行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那么当选其院士就应该是情理之中了”。用他的话讲,“也仅是一份荣誉而已”。

  如今,在张东晓看来,作为北大工学院的管理者,改革学院制度、完善评价体系等工作,可能影响力和社会价值更大。他解释道,“至少对于国内的高校生态来讲,是这样的。当你看到制度的建立产生了良好的循环和深远的影响,你会觉得这比只是做一个学者,贡献更大”。

  “正如我一开始就主抓人才引进、教员评估和战略发展,到后来担任院长、主持全面工作。其中最有成效的就是,北大工学院建立了系统的体制机制和规章制度。单靠个人魅力的管理,产生的影响是短暂的。如果我们建立了好的制度、好的规范,并且不断完善,将来不管谁接任院长,都可以良性地运转下去。”张东晓最后说道。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知识分子

 

[责任编辑:宋雅娟]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