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樱桃那些保健功能,是真是假?

2017-01-04 14:14 来源:新华网  我有话说
2017-01-04 14:14:55来源:新华网作者:责任编辑:白璐

  最近正是樱桃密集上市的季节。关于它的保健作用,网上说法很多,有说补血美容的,有说促进睡眠的,有些说治痛风的;有说VC特别多的,有说钾特别丰富的……到底是言过其实,还是有理有据?今天咱们就细细道来,给您说清真相。

  先要弄清楚一件事情——

  你吃的那个樱桃到底是什么樱桃?

  真正的樱桃,是蔷薇科、樱桃属的木本植物——樱桃树的果实。我国自古就有“毛樱桃”、“高盆樱桃”等栽培种,也可以用作园林绿化的树种。毛樱桃表面不像市面上的樱桃那么光滑发亮,有点绒绒的感觉,味道也不太甜。上学的时候,我采过毛樱桃,然后把它用蜂蜜或白糖腌起来吃。国外还有“酸樱桃”,也是这类植物的果实,但味道较酸,在国内的市场上几乎没有销售。

  人们常听说“针叶樱桃”这个词汇,又称“西印度樱桃”,但实际上它并不是樱桃,而是金虎尾科、金虎尾属的果实。科属与樱桃都不一样,意思是说,它和樱桃一点亲戚关系都没有,只是因其长相有点像应当,得了个“**樱桃”的名儿。

  其实,以上所提到的樱桃种类,现在市场上几乎都没有。人们如今常吃到的樱桃,属于甜樱桃。按个头大小来分,又有大樱桃和小樱桃,其中我们日常提到的“车厘子”就属于大樱桃。所以说,车厘子并不是什么“新水果”,它只是一种比较优秀的樱桃品种。至于它相当别致的名儿,完全是樱桃英文单词复数(cherries)的音译。所谓要加价,先换名。按照大众消费心理,假如商品名称一样,人们就会和原来的商品比价格;而如果名称都不一样,人们就会觉得是另一种东西,比较容易接受高价。商家正是看准了这个心理,乐于使用“车厘子”(某个品种的樱桃)、“奇异果”(某个品种的猕猴桃)、“高丽菜”/牛心菜(某个品种的圆白菜)、布朗(某个品种的大李子)、“凤梨”(某个品种的菠萝)之类新商品名,从而能够轻松加价出售,利润大大的。

  其实,即便是个头较大、颜色紫红的车厘子,也早就引入了国内,经过园艺专家的努力,已经培育出质量优秀的国产大樱桃品种。前几天山东的农业专家朋友给我寄来了他们本地生产的大樱桃,长相和味道都相当优秀,完全不逊色于美国进口的车厘子。吃新鲜采收的水果,总比漂洋过海后连果梗都枯干了的长途运输品更愉快,而且价格公道很多。

  樱桃真能补铁防贫血么?

  网上经常有这样的说法,多吃樱桃能防治营养性贫血,能补血养颜;甚至有人说,樱桃的铁含量高达59mg/100g,是所有水果之冠。其实这些说法都是言过其实的。

  了解食物营养的朋友应该知道,如果某种食物能起到防止缺铁性贫血的作用,那必然和铁脱不了干系。因为摄入充足的铁元素能够保障血红蛋白的合成,俗话就叫做“补血”。国内对野生毛樱桃的营养素含量进行测定发现,其中的铁含量的确远高于苹果和柑橘水果,但也只有6.90mg/100g;食物成分表中野生白刺樱桃的铁含量能高达11.4 mg/100g。但是,59mg/100g的数据实在找不到出处,估计不是小数点弄错了,就是说一些干粉产品,而不是鲜水果中的含量。

  虽说野生樱桃铁含量真的不少,但遗憾的是,市场上买不到这些野生水果,因为它们糖分很少,口味酸涩,消费者恐怕很难忍受。

  那么,市售甜樱桃的铁含量到底有多少?查查国外数据,美国的酸樱桃中的铁含量为0.32mg/100g,车厘子(甜樱桃)为0.36mg/100g,传统中国小樱桃为0.4mg/100g,而天然针叶樱桃也仅有0.2mg/100g。而各种肝脏中的铁含量可达20mg/100g以上,而且是血红素铁,生物利用率也远远超过樱桃中的铁。同时,樱桃当中也没有发现很高水平的叶酸,维生素B12根本不存在,所以其他类型的贫血问题它也解决不了。

  可见,古人所说樱桃补血之类说法,大概说的是野生樱桃或毛樱桃。那时候肯定还没出现车厘子之类的甜樱桃品种。总之一句话,靠吃市场上的甜樱桃来补铁真的不太靠谱,如果真的有缺铁性贫血问题,真不如直接吃点肝泥和红肉哦!

  樱桃真的含VC特别多么?

  有些人还听说,樱桃富含维生素C,是美白佳品!的确,随便网页搜索樱桃关键词,铺天盖地都是各网站大篇幅介绍樱桃富含多种维生素,好像吃了它就能变得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真相是什么呢?只有一种“樱桃”确实特别富含维生素C,那就是天然针叶樱桃,它的维生素C含量高达1677.6mg/100g,不仅号称“Vc之王”的奇异果比不上,连鲜枣(高达200-500mg/100g)和酸枣(可高达800mg/100g)也比不上。

  但是,作为一种野生果实,针叶樱桃的口味也是极酸的。正因为它的口味实在没有希望当成日常水果吃,在各购买网站上搜到的针叶樱桃产品,都是以保健品的形式卖的,也就是做成咀嚼片、胶囊或者保健茶之类的形式。即便你真的准备去国外尝尝针叶樱桃的味道,也要做好思想准备,这类野果真的是酸涩难忍的。顺便说一句,号称用针叶樱桃做成的各种维生素C营养品,多半都是在配方里加一点针叶樱桃冻干粉或提取物少量点缀一下,大部分内容还是发酵而成的维生素C,而产品价格就会大幅度上升了。

  在文章前面已经介绍过,针叶樱桃根本不是樱桃家族的成员,所以它富含Vc这件事情跟樱桃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想通过食用市售正牌樱桃来补维生素C的话,那真的不比吃其他水果有优势。

  在中国食物成分表中可以查到,小樱桃的Vc含量为0.6mg/100g,Vc的推荐摄入量为100mg/d,那么一天需要吃掉100÷0.6*100g,也就是差不多33.3斤的量,即使再喜欢吃樱桃的人,吃这么多也受不了吧?

  查查美国食物成分数据库,车厘子的Vc含量只有7mg/100g,酸樱桃也只有10mg/100g,真的远不如番茄(19mg/100g)和柑橘类水果呢,更加比不上猕猴桃和鲜枣了。其实蘸酱吃的大白菜也有超过20mg/100g的Vc好不好…...

  吃樱桃能防治痛风吗?

  还有人将信将疑地问:听说吃樱桃可以预防痛风?吃樱桃有利消除痛风发作时的疼痛?这话倒是真的有点根据,不过主角不是甜樱桃,而是酸樱桃(tart Cherry / sour Cherry),咱们国内市场上还见不到。

  美国一项跟踪研究对633名痛风患者进行了为期1年的观察研究,结果发现,与不吃酸樱桃的患者相比,每两天吃3份新鲜酸樱桃(1份大约10-12个樱桃),或者每天摄入樱桃提取液的痛风患者,痛风发作危险能降低35%。那么,酸樱桃到底为什么有这样那样的功效?这就要提到它所含有的保健成分了。

  首先,樱桃和其他水果中都富含钾。按美国食物成分表数据,甜樱桃中的钾含量是222mg/100g,接近于香蕉的数值;酸樱桃是173mg/100g。这些数值都比苹果梨桃要高。钾可以促进尿酸从尿液中排出,故而对预防痛风复发非常有益。当然,从这一点来说,吃其他水果也可以。但问题是,过多的糖会升高内源性尿酸的产量,不利于痛风的防控;而酸樱桃含糖较低,因此这方面就更有优势。

  另一个重要保健因素,就是花青素和原花青素等抗氧化成分。按一般规律,凡是颜色深红、紫红或紫黑色的水果,那它含有的花青素一定不会少,就哪怕是苹果,如果果皮是深红色的,那其花青素也是要比普通苹果要高很多。那么有些“红的发紫”的樱桃,其中的花青素当然不会少。酸樱桃果实除了含有花青素,还富含原花青素,其含量为201.4 mg/kg。这就赋予它很强的抗炎作用。

  一篇1999年的研究发现,来自100g去核酸樱桃的花青素、花青素葡萄糖苷等对体外验证模型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而且证明了它们比阿司匹林有更好的抗炎症效果(Wang H et al,1999)。

  所以,网上流传的吃20个樱桃能抗炎症的说法,那是指这篇文献中所提到的酸樱桃。至于甜樱桃能不能有同样的效果,还没有研究证据。所以,想通过吃市面上的甜樱桃来解决痛风问题,很可能是达不到预期效果的,至少吃20粒的效果没那么神奇。

  吃樱桃能帮你安眠?

  网上还有传言说,樱桃富含褪黑素,能帮助治疗失眠。真的是这样么?

  的确,植物中也会多少存在一些和人类中活性成分类似的物质,包括褪黑激素。这种人类激素成分对于调节睡眠节律和正常免疫功能有一定作用。所有类型的樱桃都或多或少含有一些褪黑素,但是就目前已发表的文献来看,“Montmorency”酸樱桃(蒙特默伦西酸樱桃)褪黑素含量是水果中最高的。诺森比亚大学一项研究表明,摄入这种蒙特默伦西酸樱桃,能够增加外源褪黑素的摄入量,进而改善健康人群的睡眠质量(Howatson G et al. 2012)。另有一项13年的研究表明,食用新鲜酸樱桃相对于喝果汁而言,能更好地利用其中的褪黑素。因此有国外学者建议,有睡眠问题的人不妨以酸樱桃作为日常水果零食,不过最好不要打成果汁(Johns N P et al. 2013)。当然更不要连核里的有毒成分一起打进去…

  研究发现,甜樱桃中的褪黑激素只有酸樱桃中含量的几分之一,甚至更低。所以,晚上吃一盆甜樱桃能不能安眠,这事儿恐怕很难说。或许睡前吃两斤甜樱桃能得到足够的褪黑激素,但很可能会拉肚子,那时候恐怕半夜是要跑卫生间的,就很难安眠啦……(李爽 范志红)

  作者:范志红,北京食品营养与人类健康高精尖创新中心岗位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食品科学博士。中国营养学会理事,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理事,中国食品科技协会高级会员,北京科普作家协会理事。中国科协聘烹饪营养首席科学传播专家,北京市卫生局聘北京健康科普专家,中国烹饪协会聘公众膳食健康指导专家,中国老年学学会老年营养与食品专业委员会专家,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聘全民健康素养巡讲特聘专家,新华网聘中国食品辟谣联盟专家团专家团特聘专家,北京市人大代表。

  主要教学和研究方向为烹调加工对食物营养健康价值的影响、营养食品和营养食谱的设计开发、健康因素对食品选择的影响等,主编、参编教材11本,发表科技论文75篇,曾获北京市劳动模范、首都劳动奖章、北京市三八红旗标兵、北京市教育教学先锋标兵、北京市师德标兵、北京市文明职工、北京教育系统健康之星、霍英东教学奖、农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等奖励。

  2011年获得全国科普博客大赛优秀博客大奖,2012年度被新浪网评为“最具网络人气的健康专家”,2013年在“健康中国”评选活动中被评为十大“健康风尚人物”之一,并被搜狐网、疾控中心和健康教育所举办的“2014中国互联网健康传播盛典”评为中国互联网健康传播年度人物。2013和2014年被《北京晨报》评选为“北京健康榜样人物”,2015年在中国科协“科普中国”微平台的“移动互联传播榜”活动中被评为“优秀科学创作人”,在第12届中国营养科学大会上被中国营养学会授予“营养科学传播奖”。在2015年中国科协“典赞2015科学传播”评选中获评全国十位年度科学传播人之一。在2016年5月新华网举办的“健康中国盛典”活动中获得“互联网+健康贡献人物奖”。

[责任编辑:白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