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谢宇:怀疑是科学研究的起点

2016-08-01 10:17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6-08-01 10:17:01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肖春芳

  “科学的来源是怀疑和批判,不会怀疑就不可能有新的突破,但与此同时,批判应当是职业性的,是针对观点而非针对人。”盛夏的北京尤其灼热,匆匆吃过午饭的谢宇,没来得及休息便开始接受记者的采访。

谢宇:怀疑是科学研究的起点

谢宇正在接受光明网记者采访

  谢宇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和当时绝大多数学生一样,谢宇也有一份科学救国的理想。高中毕业后,他前往上海机械学院(现上海大学)读冶金专业,“很多人都报理工农医,大家认为需要技术救国”。但很快,他意识到,“这种想法是幼稚的,中国的问题要复杂的多”。

  “中国和西方的差距不仅仅是科学技术,文化、历史、经济等很多方面也都存在差距,这种差距该怎么理解”,谢宇分析到,“所以,我当时决定学科学史,我要了解西方历史的变迁,它的科技是哪来的?社会和科学有什么关系?”本科毕业后,他公派留学,在威斯康星大学学习科学史,之后转做社会学,并由此开辟了实证社会学研究的新天地。

  谢宇认为所有的社会科学都遵循三个基本原理,即变异性原理、社会分组原理和社会情境原理。“社会学家如果只是依靠自己的主观意识和对社会现象的悟性来解释社会,是不可行的。事实只有一个,要找到这个事实,只能用实证的研究”,在谢宇眼中,尽管一个事情常常有很多看法,但大多数看法是没有价值的,因为其背后没有逻辑和实证的支持。

  “我喜欢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谢宇道出了自己热衷于实证社会学研究的原因,“尽管实证研究有时候会比较保守,但它背后是有数据支持,严谨可靠的结论要比夸大奇谈,过分强调个人悟性对社会的了解更有价值。”

  在谢宇看来,和别人“不一样”是一个很重要的品质。“小时候经常受到批评,因为我想要与众不同,别人做的事情我就不想做。”谢宇回忆到,“庆幸的是,到美国读研究生以后,我的与众不同得到了老师们的鼓励和欣赏,后来我意识到,不一样应该是科研的常态。一个学者,就应该做与众不同的事情。”

  2009年,谢宇以社会科学部唯一亚裔院士的身份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谈及当时的情景,谢宇记忆犹新,“参加典礼时,很激动,当时有一本书,每一个新院士都要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要知道,这并不是一本普通的书,它的上面有爱因斯坦等世界最杰出科学家的名字。

  谢宇在这本被美国科学家誉为“伟大的书”上写了两个名字。“没有问任何人,我把我的中文名和英文名字全部签上去了,把中文名字签在了上面”,他认真地说道。

  2006年以来,谢宇的工作重心转向了国内,这里正经历着一场“过去没有,将来也不可能在其他社会情境中重现”的社会变迁,中国的人口、经济、社会分层、家庭和价值观念都在迅速地变化着。

  在谢宇看来,中国现在有很多可以用系统的、科学的、客观的方法来研究的问题,但因为偏见、偷懒或是缺乏训练,很多社会现象大家都不大去研究。目前,谢宇正在为改变这个现象而努力着。他主持的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 简称CFPS),已经覆盖了16000户家庭、超过4万人,通过抽样数据来了解中国13亿人的状况,目前已完成了3轮全国性的调查。

  从冶金到科学史再到社会学,弃哈佛而选择密歇根再到普林斯顿,研究从国外转向国内,甚至在院士签名册上签上中文名字,每一步,谢宇走的每一步都很不一样,但他告诉记者“每一步,都是我个人的选择,而且,在我看来,都是很好的、正确的选择。”说这句话的时候,谢宇坦诚而笃定,我们知道,他所做的,正是对自己“我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的坚持。(光明网记者 宋雅娟 张佳兴)

  人物介绍:谢宇,国际学术界享有盛名的华人社会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和国际研究Bert G. Kerstetter '66 大学教授、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千人计划讲座教授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研究领域包括社会分层、统计方法、人口学、科学社会学和中国研究。主要著作有《回归分析》、《社会学方法与定量研究》、《分类数据分析的统计方法》、《科学界的女性》、《婚姻与同居》、《美国的科学在衰退吗?》等。近些年,他致力于在中国推广实证的社会学研究。

[责任编辑:肖春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